武林花劫

发布:11个月前
字数:7567
169次查看

  大勤朝钱龙年间,朝廷以威恩兼治天下,一方面历经本朝数代的辛苦经营,民众休养生息、边境四海宾服,尚称得上国泰民安;而另一方面,为了巩固本朝的统治,朝廷也使用文字狱高压对付天下士子,使得众士子对政局不敢多言半字,考据之分大盛。是以虽然表面上四海生平,但朝廷、江湖上却均波涛暗涌,天下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太平。
  生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对于英雄们来说无疑是场悲剧!为文不能直舒胸臆畅所欲言,学武无法开疆拓土天下布武,只能在考证古籍、拍马逢迎中度过本不应平凡的一生!
  这本应是个平静的时代。
  可是,却有一个出身平凡的人,在这个平凡的时代里,做出了一番绝不平凡的事来。令到今后的整个天下,都蒙上了一层血色的阴影。


  第一章 出墙的红杏

  天色渐暗。京城外十里的青云山脚,一个青年男子倚马正在等待着什么,只见他相貌清秀,虽非什么出色的美男子,但若不以太严格的标准来衡量,倒也可算得英俊之列,不过现在的他神色略现慌张,显然,他在等待的事物并不寻常。
  此时官道上一骑悄然而来,马上之人身材曼妙,是个一身劲装的女子,却以黑纱蒙面,左顾右盼,好似也在害怕着什么
  青年男子悄然走到道上,确定马上之人已经见到他的身影后,便转身向旁边的山道走去。此时马上之人也跃下马来,将马绑在道旁树上,便也紧随那青年后步上山道。
  不消片刻,二人已到了山腰一座小庄园,这座庄园背山而建,大门紧闭,青年人在门前提气一纵,飘然越过庄墙。这时他后面的女子也从外面跃起,在墙上轻轻一点,再飘向院内。
  不等她身形落地,男子飞身跃起,一把抱住她的娇躯:师娘!小心哦。然后他的嘴已经急速的找到她的香唇,深深的给了她一个销魂之吻。
  师娘?他抱着的女子,竟然是他的师娘?
  小吉,想死我了!怀中的师娘似乎比那男子更急不可待,纤手已经伸到他的裆口,用力抚摸他那已经稍微有点发硬的肉棒。青年男子知道那女子等这个机会已经至少有三个月之久,一时得偿所愿,欲火当然是一发而不可收,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先好好的满足一番。
  这个年轻人名叫王吉,是京城幻剑门弟子,跟他的名字一样,其人也只是一个平凡的武夫,在幻剑门里他排行十四。幻剑门在江湖上名头不小,掌门人,也就是青年的师父,幽燕一剑君浩然,更是号称黄河以北的第一高手,师娘白衣素剑南宫晖本是南宫世家的三小姐,与君浩然夫妇联剑江湖年,也是一名闻名的女侠。
  至于幻剑门中的年轻一代,大师兄毕超然,二师兄周华倜,六师兄张笛和九师兄白云都已在江湖闯下名头,人称幻剑四少,再加上师父的义女,师姐君燕和比王吉还小的师妹赵萌萌。幻剑门四少双艳在京城一代可谓是妇孺皆知。
  比起各位师兄弟,王吉的武功可谓是门中最不值一提的一个,他的父亲本是御史,在朝中素以直言敢谏闻名,后出任广东巡抚,远行之前便将他交托给他的好友,也就是王吉的师父君浩然。
  因为这层关系,君浩然对王吉自是青眼有加,但可惜王吉从小喜文不喜武,生性又非勤奋之人,入门数载,武功却无多大长进。师父见他如此,也不好大加鞭策,反正门中人才济济,就让他以读文为主,练武倒成了可有可无之事。
  可是师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个不长进的十四弟子,居然和他的妻子有了苟且之事!
  一切开始于去年的那个中秋
  八月初六,师父带同大弟子毕超然,二弟子周华倜和九弟子白云赶赴嵩山,参加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六弟子张笛此时正在河北帮助京城第一名捕铁面抓拿武林败类采花贼梁蜂。因此一时幻剑门中冷清了不少。
  中秋这天,师娘南宫晖在院中摆下筵席,召集门中弟子赏月,当晚师娘心情颇佳,便叫王吉弹奏一曲。王吉欣然从命,他的琴技虽不甚高,但在门中众师兄弟面前弹奏却还是绰绰有余。一曲花好月圆奏完,众人纷纷叫好。
  王吉起身行礼,各位兄弟,王吉献丑了。说完回到座上,旁边的师姐君燕嫣然一笑,道声:师弟,你的琴艺又进步了。说着斟了一杯酒,递到他的面前。
  王吉受宠若惊,君燕是君浩然义女,在众弟子中入门最早,因此人人称其师姐,但论起实际年岁,她却比王吉还要小上一岁。君燕聪慧贤淑,对人又是亲切宽厚,门中弟子个个对她深怀好感。王吉更是对她情根深种,只是自知武功和她相差太远,门中比自己优秀的弟子又比比皆是,因此从来就不敢表白心迹。
  这时南宫晖开口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大家都回房好好歇息吧。说着起身先行离去。众人也就纷纷回房。
  王吉回房后稍坐片刻,拿起手中之物,正是方才君燕斟酒给他的酒杯,王吉深知,师姐心思缜密,对众师兄弟的喜好都细细记在心中,方才对自己的赞许,只是和平日她对他人一般无二。想起自己一片痴心,可是终究美梦难圆,心情便更加难以平复。于是便走出房来,走到院中凉亭,对月自行小斟几杯。
  可是此时却发生了一件改变他人生的事。
  在凉亭中的王吉刚刚将手里的酒喝完,心情烦躁,随手便将酒瓶扔进旁边的花丛之中,却不料从花丛中突然惊飞出一条人影来!
  王吉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拔出剑来,那条人影轻功极高,霎时间已经跃上高墙,可是轻功也正是王吉的拿手绝技,因为练好了轻功身形轻逸飘扬,甚合他的口味,所以在轻功上倒是下过苦工。单以轻功而论,幻剑门众弟子中除了君燕,便就是数他最高了。
  王吉提气急追,那条身影向后院掠去,王吉如影随形,跟着也追到后院。可是当他在后院中定住身形,却发现那条身影已不知所踪!
  此时王吉心想那可能只是梁上君子,便不以为意,打算回房休息了。但这时他发现前面师娘的房中还有灯光,心想师娘这么晚还没睡,不知她发现刚才的毛贼没有?莫要让那毛贼惊扰到师娘才好,于是王吉便走到师娘房前,准备提醒她一声。
  临近师娘房前,王吉居然听见从房中传来一阵醉人的呻吟声!声音很轻,听在王吉耳里却无异于晴空霹雳,他悄悄来到窗前,透过窗帘的细缝一看,只见师娘身着一袭白色的素装,半躺在床头,她用左手拉着自己的裙脚,白色内裤已经褪到膝盖处,露出她那并不浓密的阴毛,只有淡淡的长了一小撮在阴户之上。而她的阴唇非常红润,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三十三岁的女人所应该拥有的,配合师娘洁白的皮肤,看起来更是无比的淫靡
  师娘先用手爱抚她的阴户,阴户已经湿淋淋的了。这时候的师娘的脸呈现出一片绯红,她的呼吸也变得非常急促,嘴角尚带着一丝笑意,而咽喉深处慢慢发出的是声声快乐的证据。
  看到原本高贵端庄的师娘在自己眼前把她最羞耻的一面表现出来,被对师姐的相思所苦的王吉几乎要失去理智,冲动地想要就这么扑上去,把他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师娘的小淫穴里。
  其实在门中弟子们的心目中,师娘并不像师父那样可敬,师娘可能是出身名门的缘故,生性有点娇纵,在她心情好时对众弟子固然是和蔼可亲,但如果有时心情不顺时就会无端地责骂弟子,当然由于王吉父亲的关系,师娘从来没有责骂过他,但王吉对她也一向是敬而远之。
  这时王吉的心里正是天人交战的紧要关头,他虽熟读圣贤书,但向来就不相信孔孟之说,他的人生信条向来是及时行乐,从不肯亏待自己。因此虽对君燕钟情,但他却也常去外面找些女子厮混。因此对于眼前的艳妇,王吉是决然没有伦理之忧的,他害怕的是这样做的后果。师娘的武功十倍于己,如果她不肯就范,自己绝不是她的对手,就算能够逃出,今后他也将成为幻剑门乃至整个武林正道的公敌,到时天下虽大,恐怕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但这时师娘似乎已经达到了高潮,发出了一阵连续的呻吟,美丽的樱桃嘴形成一个圆形,下体涌出了一道阴精,把床单弄得湿淋淋的,整个床单上都是师娘的汗以及她的爱液。
  王吉心想终于结束了,正打算悄悄溜掉,没想到这时师娘还远远不能满足,她将更多的手指伸进淫穴,嘴里更是叫着:我要!我要男人天哪!哪里有男人啊!给我给我!!
  没想到文静高贵的南宫晖嘴里竟说出这么污秽不堪的话来,王吉再也忍不住了,他迅速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就算前面时刀山火坑他也要闯一闯了!
  一时间,南宫晖被他这突然的闯入吓呆了,她的手停止了动作,整个人似乎已经彊住!
  王吉急忙把握机会,冲前一把抱住师娘,将头埋在她胸前两座豪峰之间不停的摩擦,嘴里更是呢喃着:师娘!我好爱你从我入门第一天看到你时,我就知道我今生已经不能没有你了师娘,给我一次,让我帮你解决你内心的饥渴,好吗?
  南宫晖似乎还是没有清醒过来,自己最心爱的弟子(这点倒是真的,由于王吉所学庞杂,琴棋书画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出身名门的南宫晖经常会在有空时同他谈论,因此也就对他颇为青睐。)居然爱上了自己?!而且这时自己正裸露着下体被他紧紧地抱住
  王吉深知这时已是成败的关键,嘴里继续说着甜言蜜语,同时腾出一只手来,将自己的腰带除去,再使劲将内裤撕掉,露出他那八寸长的肉棒,这根肉棒或许是他唯一的过人之处,王吉知道:只要能成功地将它插入师娘的淫穴,以刚才师娘春情荡漾的情况来看,她应该就无法再拒绝自己的入侵了。
  南宫晖这时如梦方醒,叫道:小吉!不行!我是你师娘啊!双手打算将王吉推开,但这时她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就在这个当头,王吉已经将肉棒对准了师娘淫水泛滥的小穴,一使劲就插了进去!
  南宫晖顿时凄绝地大叫了一声!毕生第一次让丈夫之外的人侵入自己纯洁的秘穴,这种羞辱感使得她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和愧疚。幸亏她的房间是独门独户的在后院里,这时才没人听见。王吉也是舒服得啊!的一声轻呼,那种征服师娘的快感实在是难以名状。
  王吉俯下身子,轻咬着南宫晖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声说:师娘,你看你的小淫穴流了这么多水哦!它是多渴望我来满足它啊!师娘,我真的爱你
  王吉知道师娘在刚才的手淫中已经得到过一次高潮,现在她需要的是大力的抽送,所以他尽力耸动自己的屁股,让肉棒的每一次进入都能撞击到师娘的花心。
  南宫晖久旷的身体终于忍不住情欲的煎熬,她放弃了反抗,但出生名门,深受礼教影响的她还是不敢放开自己来迎合自己的弟子,只好闭上眼睛,任由王吉在她圣洁的身体上发泄着
  南宫晖的淫穴虽早已没有少女时的紧窄,但由于只有君浩然一人享用过,所以仍是让王吉感到无比的舒爽。这时王吉发现自己也已经到了极限,本想将肉棒拔出,但一转念,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就将肉棒尽全力深深地深入到师娘阴道的尽头,将浓热的精液射进了师娘的子宫之中!师娘随着他的射入,得到了最大的满足,霎时间也晕了过去。
  这时王吉缓缓将肉棒拔了出来,随着他的拔出,师娘的淫穴里流出了一股混合了精液和她的淫水的液体。
  此时王吉有点心慌意乱,或许,师娘醒来的时候就是他大难临头之时!他急忙穿好裤子,准备从此远走高飞!
  但很快的他就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躲避是绝对行不通的,那样的话他将从此不得安生。他的脑子急速地盘算着,怎样才能有万全之策
  片刻后,王吉下定了决心。他来到师娘躺卧的床前,师娘下半身赤裸,上身却依然穿着那件素白的睡衣,刚才由于他急于插入,并没有将它除去。这时王吉先把自己全身的衣服脱掉,再帮师娘将上身衣服除去,于是两人都是全身赤裸。
  然后,王吉对着师娘的裸体将自己已经软下来的肉棒套弄到半硬,再将它插入到师娘那依旧湿答答的淫穴里,他一边轻轻的耸动,一边用右手捏着师娘的人中以便让她早点醒来。而他的左手却留在师娘背后的死穴上!没错,如果师娘醒来后坚持要将他治罪,那么他就将辣手摧花!然后他将像没事人一样回到房间,昨晚并没有人知道自己来到后院,不是吗?想到这,王吉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在王吉的上下抚慰之下,不消片刻,师娘便悠悠醒来。她刚刚睁开眼睛,王吉便用他那温热灵动的舌头添弄着她的睫毛,然后是鼻梁、脸颊、樱唇、粉颈师娘生平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温柔的抚慰,不由感到一阵的舒爽。但她马上意识到这人正是奸淫了她的孽徒,随即叫道:畜生,还不快放开我!
  王吉深知成败在此一举,停止了嘴唇的舔弄,但下半身仍是坚持着温柔的抽送。他露出深情的眼神,直视着师娘伤心欲绝的双眸。师娘,我错了但我不后悔!我是那么深深地爱着你!能够和你度过这样的一夜,我的人生已经没有遗憾师娘,无论你怎么处置徒儿,徒儿都没有半句怨言!只要师娘知道,这世上最爱你的人,并不是师父,而是我啊!
  孽徒!你还敢提你师父!我要将你的兽行告诉他,让他除掉你这淫贼!
  王吉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师娘如此坚决,看来事情已没有回旋的余地!他缓缓地将真气凝聚在掌心,只要内力一吐,师娘就将香消玉殆!
  就在王吉行将痛下杀手之时,师娘竟突然抽噎了起来!王吉心中一喜,内力含而不发。师娘接下来的举动更是让他喜出望外,她将臻首靠在他的胸口,失声痛哭!
  王吉急忙在师娘耳边继续着甜言蜜语,师娘不!晖姐姐我这次对你作下这样的事,虽然罪该万死,但都是因为我太爱你啊!晖姐姐,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我最爱的女神
  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怎么面对你师父
  王吉心中大喜,晖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师父那边我会一力承担的。
  你怎么承担?你师父知道了一定一剑毙了你!
  这时王吉心中的喜悦更是无可言状,如果这样,我更希望是由晖姐姐亲手处置我
  这时师娘哭得更为凄切,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和自己最疼爱的徒弟
  此时王吉知道良机不再,晖姐姐,昨晚的事只要你我都不说出,没有人会知道的知道我爱你的事师娘不语,王吉一看大有希望,就将嘴唇深深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晖姐姐,我会永远爱你
  南宫晖心中天人交战,丈夫为人正派,素为她所敬重,但是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夫妻生活之中便甚少闺房之乐。南宫晖虽不是淫娃荡妇,却也生性浪漫,有时想起,也觉得甚是遗憾。今日这个徒儿的突然闯入,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销魂感觉。说出去的话,不但小吉性命不保,我的名节也全毁了。算了,反正就这样一次,就当它没有发生过吧南宫晖思索道。
  在王吉的温柔攻势之下,南宫晖终于软化。好吧,毕竟你是我最疼爱的弟子今晚之事,决不可跟任何人提起,知道吗?王吉当然是连声答应。还有,以后不许再对我有非分之想!这这是天理不容的!
  王吉心中一乐,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但做戏做到底,他的脸上还是露出凄苦的神情,晖姐姐昨晚是我今生最快乐的一夜,我不奢望还有这样的夜晚,但我仍然永远爱你!
  师娘看着王吉坚毅的表情、深情的双眼,良久,长叹了一声: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其实,晖姐姐昨晚我有没有令到你满意呢?
  师娘脸上的神情一变,但片刻便恢复了哀怨的神情,师娘也是女人啊这些年,你师父为武林正道而奔忙,在家时又要练功教徒我们的时候已经很少很少了
  打铁趁热,晖姐姐,我爱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说着,王吉又轻轻地吻着师娘的脸。
  你真的会永远爱我?
  我发誓!
  王吉的双手加强了对师娘娇躯的侵略,师娘的春情又被挑起,嗯嗯喔喔地发出呻吟声,这种含蓄的呻吟声正好体现了师娘的性格,使用最传统的声调呻吟着,宛如一曲美妙的情曲
  那晚,王吉足足让师娘满足了三次。
  就这样,王吉成功地和师娘建立起超越师徒的肉体关系,在之后的日子里,只要一有机会,他都会和师娘愉快地交欢。
  渐渐地,师娘已经不能离开王吉的呵护,她在这场乱伦之性爱中的地位也慢慢从被动变成主导。只是她害怕在这场乱伦之爱中露出马脚,从来不肯让王吉再在她体内射精。不过她也开始主动地寻找机会和王吉幽会,青云山上的这个农庄也是师娘匿名买下的,目的就是避开众人的耳目和王吉交欢。
  只是三个月前君浩然要远赴云南参加南天王段猛的六十大寿,南宫晖作为武林正道中闻名的侠女,这样的盛会无法不参加,所以两人分别了几个月。
  南天王的寿筵一结束,南宫晖就接口要回南宫世家一趟,告辞众人独自上路。当然,她是星夜兼程赶回京城,为的就是和王吉好好销魂几日,抚慰几个月来疲惫的身体。
  再说王吉在庄园的天井里和师娘深深拥吻,师娘的纤手隔着裤子抚弄他的肉棒,王吉决定先让她满足一番。他将手伸到师娘胸前,师娘的劲装是由几个扣子在胸前维系着的,王吉快速地解开扣子,只见劲装下是一排束胸,他没有耐心慢慢解开那排束胸,就用力将它扯断,师娘的两个豪乳便弹了出来。
  王吉将师娘的娇躯翻转过来,让她弯下腰去,两手扶住旁边的一颗大树,然后两手探到师娘腰间,一下就将她的裤子褪到膝盖之下!师娘也配合着将裤子从她的脚上移开,然后双腿展开,王吉将她的内裤拨到一边,露出早已湿透的淫穴。然后掏出自己的大肉棒,二话不说一下就深深地干进了师娘的淫穴里头!
  师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几个月来的饥渴终于有了舒缓的时候。很快的,师娘就配合着王吉的抽送频频摆动她的屁股。由于感觉到师娘的确是太过饥渴,王吉从一开始就是全速抽送,所以师娘很快地就攀上了第一次高潮!
  这时师娘的穴里头不断地涌出淫水,随着王吉肉棒的进入不断地滴在天井的地上,王吉解开师娘头上的发簪,让她的整头秀发飘散开来。然后他用左手拉住师娘的秀发,右手伸到师娘胸前使劲抓着她雪白的豪乳,下身更加有力地耸动。师娘已经没有办法抑制心中的快感,嘴里大声喊着:快!用力小吉,用力地奸淫师娘吧把你的大肉棒全部插进师娘的淫穴里
  在之前的多次交欢中,王吉早已教会师娘这种淫荡的浪叫可以让两人都更加地兴奋,这样可以让她得到更多的快感,师娘也从一开始的羞羞答答而慢慢适应,到后来这种浪叫就成为她和王吉交欢时自觉的行为。
  王吉以这种方式奸淫了师娘小半个时辰,师娘已经高潮了三次,两手再也无力支撑住她的身体,她整个人拦腰瘫了下去,师娘的软功这时显了功效,王吉就这样从后面屌弄着身体几乎折合在一起的师娘。
  大概又抽送了几十下后,王吉拔出肉棒,轻轻地将师娘放下,师娘无力地背靠着树干坐下,王吉走前两步,将沾满师娘淫水的肉棒放在师娘的面前。
  师娘妩媚地一笑:坏小吉,又要师娘帮你舔就用手捉住他的棒身,然后伸出她的香舌轻舔着王吉发红的龟头,记得半年前师娘第一次帮自己口交的时候,她舌头还是那么笨拙,而现在在他的悉心调教之下,师娘的口技虽不能说是出类拔萃,但也已颇为可观。
  王吉静静地站着,低头看着名震江湖的前南宫世家三小姐,现幻剑门掌门夫人,白衣素剑南宫晖一边陶醉地吮吸他的肉棒,一边不时抬头用淫荡的目光看着自己,心里感到无以名状的满足!终于在师娘用贝齿轻咬他的龟头之时,王吉再也忍不住地将他深藏的精液喷了出来!
  师娘用她的口容纳着他的精液,有一些就沿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在王吉射完之后,师娘才温柔地将口里的精液吐出在她手上。
  在接下的数天时间里,王吉和师娘就在青云山庄园日夜宣淫,王吉将师娘这成熟美妇身上的每一寸都享受了几遍。师娘深深地沉浸在他的性爱陷阱之中,认为她得到了真正的爱情和性福,却不知王吉一边享受着她的成熟肉体,一边正拿她和小师妹赵萌萌可爱清爽的身体做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