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国

发布:1年前
字数:14043
196次查看

 火之国,木叶忍者村,宇智波家族宇智波富岳一把抱住刚替孩子喂完奶的娇妻,张口轻轻咬着宇智波美琴的鼻子。右手探入她的衣内,狠狠抓住那对滴着奶水、饱满洁白的奶子。

  自从第二个儿子宇智波佐助出生后,富岳已经禁欲很久了,现在的他只要看到自己的妻子为孩子喂奶的情形,鸡巴就硬的跟钢棒一样。

  美琴双颊涨的通红,微微热情的回应着自己的男人,纤手向后伸入到富岳的裤子里,白嫩的小后握住那火热的肉棒,食指顶住龟头,前后套动。

  富岳的喉咙中发出一声野兽一样的低吼,他将眼前的美人压到地上,伸手撕开她的衣服。那对巨大的乳房从衣服中弹了出来,奶头上还不断的溢出白色的奶滴。

  「等等,富岳,我们回房间吧。小佐助看着呢。」美琴呻吟着道。

  「别管他了,先替我消消火吧。」

  富岳淫笑一声,起身脱去自己的长裤,粗长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散发出阵阵腥味。这么多天来,富岳消除欲望的方法全都靠五姑娘,每次完事后也只是用纸擦擦就算了。多日下来,整根肉棒上积满了精液的腥臊味。

  美琴的小鼻抽动了一下,道:「腥味太重了,你先去洗洗吧。」「小贱人,你不是最喜欢这味的吗?就用你的嘴巴来替它洗洗吧。」富丘嘿嘿一笑,整个人坐到美琴的脸上,用粗大的鸡巴抽着美琴的小脸。

  美琴朱唇轻启,妩媚一笑,用手从富岳的腿上探过,握住富岳的鸡巴,同时伸出丁香小舌舔着他的睾丸,不时的将半个肉袋都含入口中,仔细的舔着肉袋上的皱褶,用自己的小口将肉袋清理的干干净净。

  激情中的富岳与美琴都没有发现,婴儿床上的小佐助竟然睁着眼睛,用很淫荡的眼神欣赏着眼前的活春宫「哦,舒服。」富岳呻吟了一声,同时用手握住美琴的乳房,狠狠的挤动,几股奶水从乳头中喷了出来。然后落在美琴的奶子上,顺着乳沟一路流下。

  富岳眼看着美琴双乳间润滑的差不多了,整个人向前移动了一些,粗长的鸡巴挤入到双乳之间:「抱紧你自己的奶子。」美琴忙用双手抱紧自己的奶子,让自己的双乳能紧紧的夹住富岳的肉棒,同时她的舌头也不敢停下,从睾丸一路向富岳的肛门舔去。当舔到富岳的屁眼时,美琴稍稍停了一下。富岳的屁眼散发着浓重的臭味,甚至还能看到屁眼边上的黄色小颗粒。

  「哦,宝贝,别停下,继续。将你的舌头探入进去!」富岳的肉棒就着奶水的润滑在美琴的奶子中间前后抽动,同时不断的将自己的屁眼顶向美琴的鼻子和小嘴。

  「死相。」

  美琴朝着富岳抛了个媚眼,然后便用小嘴吸住富丘的屁眼,小脑袋随着富岳的抽动前后摆动,也不嫌弃富岳屁眼肮脏,用小舌头清理他的屁眼,不时的将舌头卷成筒状,顶入到富岳的屁眼内。直把富岳爽的哦哦直叫。

  富岳前后抽动了一会儿,在前边肉棒加后面屁眼的刺激之下,只感觉小腹涌上一股热流,肉棒上青筋爆起。看样子很久没做了,这股快感来的又快又强烈。

  富岳连忙按住美琴,让她停止动作。然后从美琴的脸上缓缓坐了起来。

  啵~~的一声,美琴的舌头从富岳的屁眼中拉出,发出了一声脆响。屁眼中涌上的快感差点让富岳就这么射出去了。

  好在富岳经验丰富,深吸一口气暂时稳住精关。这数月来的第一泡精液,可不能就这么浪费在娇妻的肚皮上。

  「怎么了?」

  美琴抚了抚自己黑色的长发,稍稍有点气喘地问道。她的嘴角带着黄色的污垢,显然是舔富岳屁眼时粘上的。美琴舌头在自己性感的红唇边上舔了一圈,将这些污垢都舔入到嘴里。

  富岳撸了撸自己的鸡巴,嘿嘿笑道:「这可是我数天来的第一泡精液,大补呢,专门为你留着的,怎么能浪费。你去桌子上躺好,等为夫将这一泡精液直接射到你的胃里。」美琴嗔笑一声,然后乖乖的爬到桌子上,平射好。然后熟练的后仰,让自己的嘴巴与喉咙呈一条直线。这么多年的夫妻,她自然知道富岳接下来要做深喉,这可是技术活,许久没做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适应。

  富岳走到桌前,粗大的鸡巴顶在美琴的脸上轻轻的拍打着,鸡巴上浓浓的腥臊味混合着奶味,让美琴有点不太适应。

  美琴张开了自己的小口,准备接受富岳粗长的肉棒。从张开的小口中,能隐约的看到美琴漂亮的食道。

  富岳抱住美琴的头部,腰间向前一挺,粗长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捅入到美琴的口中,齐根而没!

  富岳只感觉自己的龟头顶上了一个小管子,估计自己的肉棒已经顶到美琴的食道了。整根肉棒插入了之后,富岳并没有马上抽动,而是让美琴适应一下。

  美琴尽量的张开小口,吞入富丘的鸡巴。然后用后轻轻拍了拍富丘,示意富丘可以开始了。

  富丘先是缓缓抽动了两下,见美琴似乎没有不适应的表情。便渐渐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美琴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口中的口水不断的涌出,顺着鸡巴的抽动滴落。每次富岳的鸡巴抽动,美琴的鼻子中便配合的发出一声娇哼。

  渐渐的,富岳感到高潮的快感再次涌上。富岳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连富岳自己都控制不住,只知道死命的抽动。

  「唔~~唔~~」美琴顿时感觉喘不过气来,富岳的鸡巴每一次的深入都象是直接插到她的胃里了一样。美琴娇美的胴体都不断颤动起来,眼泪、鼻涕、口水流满了她漂亮的脸蛋。

  「哦,哦,美琴,小贱人,我要来了!」

  富岳狠命的抽动,速度竟然越来越快,就象完全不顾身下娇妻死活一样。娇妻脸上那痛苦的表情,更象兴奋剂一样让富岳整个人兴奋的无法控制!

  富岳之所以喜欢深喉口交,就是每次看到娇妻鼻涕,眼泪,口水乱流时这副痛苦的模样,让富岳感觉自己的精神都得到了升华!他最爱看到美琴这痛苦却又深陷在欲望的快乐中的表情了!

  「吼!」

  在抽动了上百下后,富岳终于达到了高潮!粗长的肉棒死命的一顶,就连两只肉袋都有一半挤进到美琴的口中!

  下一刻,浓浓的精液直接从美琴的喉咙射到美琴的胃中!

  身下的美琴狠命的吞咽着精液,但精液的数量似乎是太多了。又或者是因为现在的美琴是保持着头向下垂的姿势的原因,有几股精液竟然直接从美琴的鼻孔中喷了出来。嘴她脸上的泪水,口水,鼻涕混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淫荡无比的画面。

  「呼!」

  富岳射完精后将自己的鸡巴从美琴的喉咙中缓缓抽出,拉出了一长条淫亮的液体线。

  「呜~~」美琴呜咽了一声,两眼一翻竟然晕了过去。

  同时,一股骚臭味从美琴的跨下传来,富岳抬眼望去,发现淡黄色的液体顺着美琴洁白的大腿滴落,在地上形成一小滩的水。看样子许久没有深喉,美琴一时竟然没能适应,竟然被富岳硬生生的干到失禁了。

  富岳嘿嘿一笑,得意的拍了拍自己半软的肉棒。忍者的体质就是强大,才刚射完,现在却又已经有抬头的形势了。

  而且刚才这一泡精液完全无法消除富岳积累起来的欲火。

  既然自己的欲火还末消,又怎能让美琴这么舒服的睡去呢?富岳淫笑着,将美琴从桌上抱下,将她放到地上,又将她的头部移动到地上的尿水上。

  尿水打湿了美琴的脸,让昏迷中的美琴皱了皱眉头。不过显然她还没有醒来,富岳也并不急。他先将美琴身上的衣裙解开,又将她被尿水打湿的肉裤脱去。

  露出了美琴漂亮的小嫩屄。

  虽然已经生了鼬和佐助两个孩,但美琴的骚穴依旧很美形。不过因为最近才刚生了佐助的原因,阴道显的有些宽松。

  富岳现在的注意力完全被美琴的骚穴吸引过去,他仔细的打量着美琴的小穴,特别是阴道之上的那个尿道口,因为刚失禁的原因还没有完全合拢,一张一合的向外渗着尿水。

  望着这小尿道口,富岳突然来了兴趣。他右手一伸,在自己的忍具包里掏出了一根千本,也就是一枚细长的钢针。

  将千本反转过来,用平的那一头轻轻的戳了戳美琴的尿道。美琴的尿道受到刺激,猛的收缩了一下。

  「嘿嘿。」

  富岳淫笑一声,然后左手按住美琴的阴道,用拇指和食指小心的撑开美琴的尿道口,另一只手则将千本缓缓的朝着美琴的尿道插了进去。

  宇智波富岳的动作很慢,千本一点一点的插入美琴的尿道。一直到富岳感觉千本的另一端顶到了一层膜后,才停了下来。看样子千本已经顶到美琴的膀胱壁了,整根约一寸长的千本,竟然硬生生的挤入了四分之三以上!

  「唔~~」昏迷中的美琴呻吟了一声,尿道被插入异物后的胀胀的感觉让她很不适应。冰冷的千本被美琴温暖的尿道壁夹紧紧的夹住,然后美琴的尿道壁一张一合,不断的蠕动。将插入到尿道中的千本一点点的朝外挤去。

  「嘿嘿。」

  富岳淫笑一声,左手手指捏住美琴的阴蒂,狠狠的一捏!同时,右手捏住那根千本,迅速的来回抽动起来。随着千本的抽动,美琴的尿道中不断的飞溅出淡黄色的尿渍!

  「啊~~好痛~~」在阴蒂与尿道的双重刺激之下,昏迷中的美琴终于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美琴便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尿水之中。美琴伸出纤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擦了一下,然后将粘着尿水的手指含入口中吸吮。同时朝着蹲在自己双腿之间的富岳抛了一记媚眼。

  「嘿嘿,亲爱的小贱货,终于肯醒了啊。」

  富岳坏笑道。

  美琴望着一脸坏笑蹲在她的双腿之间的丈夫,发现他的左手正轻一下重一下的捏着她敏感的阴蒂,右手还捏着根千本在她阴道中不断的抽插。

  千本?奇怪了,象千本这么细的东西在阴道中抽动会带给她这么强烈的刺激感吗?美琴疑惑了,她感觉这根千本似乎并不在她的阴道中抽动,而是在一个更紧,更小的穴中抽插!

  美琴仔细一看,发现富岳手中的千本竟然插在她的尿道之中!难怪,会让她感觉如此的敏感。而且,随着富岳不断的抽动千本,千本的一端不停的撞击着膀胱,让本来已经失禁过一次的美琴再次产生了尿意。

  但是,虽然膀胱中的尿意很是强烈,但是因为尿道中被堵着一根千本,让她根本无法尿出来。这种想尿又尿不出来的感觉,变成一种特殊的快感,疯狂的冲击着美琴的大脑!千本每一次的插入都会撞击美琴的膀胱,每一次的撞击都能让美琴娇美的胴体剧烈的颤动!这种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快感让美琴欲仙欲死!

  「亲爱的小琴琴,舒服吗?」

  富岳的声音响起。

  「唔~~舒服,好舒服~~富岳哥哥,美琴好舒服!美琴要死了!富岳哥哥你再快点,让美琴就这么死去吧~啊~~」美琴的双手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双乳,狠狠的揉捏成各种形状!

  美琴的洁白的身躯一点点的弓起,玉足紧崩,漂亮的脚趾紧紧的抵在地板哈哈密上。同时不断的将自己的阴阜向富岳的手拱去,争求更大的快感。

  「叫我富岳爸爸,我就给你更大的快感。」

  富岳的声音,就象是魔鬼的诱惑!话虽如此,但富岳手中的千本抽动的速度却邪恶的慢了下来,千本抽动的速度变缓,但每次的插入后,却不急着抽出,而是轻轻的摇晃着千本。

  美琴的膀胱因为千本的刺激,已经再次积满了尿水,千本的摇晃带动了美琴膀胱中的尿液,让膀胱中的尿液也晃动起来。

  无法言语的尿意更猛烈的冲击着美琴的大脑,欲死欲仙的美琴变的完全无法拒绝富岳的命令!

  「爸爸,富岳爸爸,给美琴,让美琴死吧,给女儿更加更加的快乐吧。」美琴用力的挤住自己的双乳,洁白的乳法象喷泉一样从乳头中喷射出来!

  「哈哈,好女儿,让爸爸送你登上天堂吧!」

  宇智波富岳双眼一闭,再次睁开时,血红色的三勾玉写轮眼打了开来。

  「幻术斛觉敏锐之术!」

  这一个幻术由写轮眼施展下去后,美琴身体的触觉顿时敏锐了三倍以上!

  这,仅仅只是个开始。重头戏在后面,只见富岳双手迅速结了四个手印,然后施展了一个法术雷遁斛雷之术减弱版!

  微弱的电弧出现在富岳右手的手指之上。然后富岳的手指再一次捏上了美琴尿道口中的千本之上!啪啪啪~~电弧通过手指传到了千本之上。

  「啊~~死了,死了!」

  美琴疯狂的叫了一声,感官被幻术加持敏锐了足足三倍以上,再加上人体最敏感的尿道之中被电弧击中。这种快感已经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类的承受范围!

  美琴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痉挛,瞬间便达到了一个大高潮。

  高潮过后,美琴媚眼如丝,喘着气无力的望着富岳。

  要不是美琴也是个忍者的话,或许光是富岳的这一下,美琴就会在高潮中幸福的死去呢!

  「舒服吗?小贱人?」

  富岳停止了手上的雷遁,但却没有抽出美琴尿道口中的千本。所以即使高潮了,美琴还是没能尿出来,尿意依旧刺激着美琴。

  「好舒服。」

  美琴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刚才这么吵,也不知道吵到小佐助了没有。都怪富岳,竟然在佐助身边玩弄她的身体。想到这里,美琴转过头来望了眼佐助的位置。

  这一望,顿时让美琴的脸红成了一片。只见已经满月的佐助竟然凭着自己的力量爬了起来,依在婴儿床的床沿上,乌黑的眼睛炯炯有神的打量着美丽琴和富岳两人。

  「佐,佐助醒了。」

  美琴轻轻推了推富岳。

  这下富岳也看到了自己这才刚满月的儿子怪异的模样了。不过富岳愣了一下后马上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不愧是我宇智波家的孩子。瞧这模样,看样子他对我们之间的事情很有兴趣呢!」此时,婴儿床上穿越过来的宇智波佐助嘿嘿一笑。当然有兴趣了,活春宫,怎么可能会没兴趣?要不是自己跨下的小鸟还太小的话,他都想参加这场活春宫表演了。

  佐助重生之前叫高某某,生前也看过一些关于火影的动话。所以在重生之后,看到了活春宫中两个对彼此的称呼,以及刚才富岳的写轮眼。马上便明白自己穿越到这个火影世界了。而且是男二号,宇智波佐助。

  对于重生成火影中的宇智波佐助,高某某还是相当兴奋的。毕竟佐助长了的够帅,初期便受到了绝大多数木叶新一代女性角色的爱慕。而且佐助的成长潜力也相当不错,万花筒写轮眼,以及永恒的万花筒写轮眼。只要自己肯下苦工夫,凭着写轮眼的能力在火影中纵横不是问题。

  「富岳,羞羞死了」

  美琴红着双颊:「佐助的眼睛,好象一直盯着我们呢。」「哈哈,这说明他不愧是我宇智波家的种。」富岳哈哈一笑,同时望着婴儿床上的佐助,再回过头来望向自己害羞的娇妻。顿时,一种邪恶的想法在富岳的脑海中产生「富岳,我想尿尿。」害羞的美琴只好借尿遁,准备逃离佐助的视线。虽然明知道佐助才是个刚满月的婴儿,但佐助那赤裸裸的视线,让美琴感到难为情的要死。

  「嘿嘿。」

  富岳丝毫不理会美琴,美琴娇羞的模样只会让富岳产生更多的鬼点子来整她的欲望。

  富岳抱起了美琴,然后竟然大步朝着佐助的婴儿床走去。

  「富岳?」

  美琴疑惑的望向富岳,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又想出什么鬼点子来整她了。只要一想到富岳层不不穷的鬼点子,美琴就感觉害羞的要命,却又感觉刺激无比。

  富岳嘿嘿一笑,将美琴的身体放到了佐助那小小的婴儿床之上。婴儿床太小了,所以美琴现在是分开双腿,坐在婴儿床之上,双腿跨过婴儿床两侧的护栏,她那漂亮的阴阜便完完整整的展现在婴儿佐助的眼前!

  「啊~~」美琴双手捧住了自己的脸,不敢看对面的儿子。

  而佐助迅速的爬到了美琴的跨间,装出一副婴儿好奇的模样,仔细的打量着眼前小骚穴。

  仅仅只是靠近,一股浓郁的女人下体的味道混合着淡淡的尿骚味飘入到佐助的鼻中,让佐助不由打了个喷嚏。

  「美琴~~」富岳魔鬼一样的声音在美琴的耳畔响起,下一刻,富岳竟然伸手捏住插在美琴尿道中的千本,缓缓的将千本朝外抽出。

  「不,不要~富岳哥哥,不要这样,美琴会忍不住尿出来的。」美琴惊慌失措道,现在在她阴道正前方的可是她的儿子佐助啊,要是尿出来的话,会尿到佐助身上的。

  「所以,美琴要忍住哦。」

  富岳邪恶的笑着,然后右手快速的一抽,一下子就将那根千本从美琴的尿道中抽了出来。

  由于富岳的动作太突然了,失支了千本,尿道口一下子没能合上。顿时,一道淡黄色的尿柱象喷泉一样喷了出来。

  美琴呻吟了一声,用力的将尿忍了回去。即使如此,没能合拢的尿道口中还是不时的渗出一滴滴尿水。

  「富岳哥哥,求你了,让美琴去尿尿吧。」

  美琴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了。

  「美琴哦,不想尿出来的话,可以用东西堵住哦。」富岳邪恶的笑道,他的手指轻轻的捏住佐助的小鸟:「佐助的小鸡鸡,大小很合适哦,你可以考虑一下的哦

「不要不能这样。这样太羞死人了。」

  美琴双手捂住脸,只要一想到让儿子佐助的小鸡鸡插入她的尿道,她就感觉自己整个人就象被火焰燃烧一样。

  「嘿嘿,不要的话,就要尿出来了哦~」富岳邪笑着,另一只手的小拇指指甲轻轻的刮了刮美琴的尿道口。

  粉红色的尿道口被指甲刮到,美琴整个身子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又是一道小尿注喷了出来。紧接着,尿道被美琴强行合拢。

  「要尿出来了,富岳哥哥,不行了,要尿了。」美琴被膀胱中的尿憋的不行,呻吟声中都带了哭泣的感觉。

  「那,要佐助的小鸡鸡不?」

  富岳丝毫不放过自己的娇妻,让自己这漂亮的娇妻苦苦承受身体与灵魂上的双重刺激,是富岳最喜欢的事情。

  「什么都好。插进来吧无论什么东西」美琴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开始模糊不能正常思绪了。

  富岳哈哈大笑,但依旧不轻易放过自己的宝贝老婆:「亲爱的,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重新再说一次,你要什么东西插进去呢?」说着,富岳的指甲再次邪恶的刮着那如敏感的如花蕊般绽放的尿道口。

  「呜不行了。」

  美琴颤抖着大声的呻吟。

  我也不行了,小佐助狠狠的咽了口口水,太刺激了,他现在恨不行立马长大成人,然后挺枪上马,将眼前这个漂亮的熟女干翻,用自己滚烫的精液浇满美琴的全身。

  「不行了尿出来吧,全都尿到佐助的身上吧。」富岳邪恶的说道。

  富岳的话,让意识模糊的美琴狠狠的一颤:「不行不能这样。我不能尿出来」「那么,就求我吧象只母狗一样的求我吧。」富岳在美琴的耳畔柔声道,同时,他的小指用力一刺,整个指尖全都刺入到了美琴的尿道之中!

  「求你了,富岳爸爸,求你了,将佐助的小鸡巴插进去吧女儿不行了求爸爸成全女儿吧。」巨大的羞耻感,让美琴的声音变的颤抖。

  富岳总算感到了满足,他一只手用指尖堵住美琴的尿道,不让美琴膀胱中的尿液流出,另一只手抱过自己的儿子,将他趴放在美琴的小腹上,然后用手指捏着那小鸡鸡,对准了美琴的尿道口。

  婴儿的小鸡鸡,那玩意太柔软,比小指还要细上一圈。要想这样的玩意插入尿道,难度太大了。

  不过,这难不倒富岳。佐助的小鸡鸡插进去是很难,但如果要放过去的话,就没这么困难了。他的另一只手的小拇指迅速的从美琴的尿道中抽了出来。然后以六分之一秒的速度换成拇指跟食指,改成撑开美琴的尿道口。

  不愧是忍者,富岳平时结印的速度是一秒三个印。而在这一刻,以富岳的手指动作水平,至少是一秒十个印以上的水准。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潜力很大。

  富岳的手指这么一撑,顿时将美琴的尿道口撑到了极致。足以容纳下一根成人手指大小。这样的大小,能轻松的将佐助的小鸡鸡「放」进去。

  下一刻,富岳捏着佐助小鸟的手向前一递,佐助的小鸡鸡顺利的放入到了美琴的尿道之中。然后撑着尿道口的手指迅速松开。

  美琴被撑开的尿道口顿时收缩回来,将佐助的小鸡巴紧紧的包裹到了尿道之中。淡黄色的尿液不断的从小鸡巴与尿道之间结合的缝隙间滴出。

  「啊进去了这是佐助的小鸡巴全部都进去了好羞耻」美琴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儿子与自己结合的部位,一点点的看着自己儿子幼小的鸡巴全都埋没在自己狭小的尿道之内,甚至自己的尿道壁还能感觉到自己儿子鸡鸡的温度。这种视觉、触觉以及心灵上的冲击,让美琴的快感如潮水般的袭来。

  此时的佐助,只感觉自己的小鸡鸡进入了温暖的甬道之中,同时,美琴尿道中的尿液不断的冲刷着佐助的鸡鸡,即使是婴儿的小鸡鸡,还是带给了佐助强烈的快感,这种快感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更多的是心灵上的刺激感。

  富岳也感到自己的口舌有点干燥,此时的美琴一对美眸泛着水雾,双颊霞红,小嘴微张喘着气。这种淫荡的美态让富岳的跨下顿时膨胀到了最大。

  富岳喘着粗气,用手将婴儿床边上的护栏拆下。然后抬起美琴修长的双腿,拉到自己的腰间。用自己粗长的肉棒轻轻的碰斛美琴的小穴。

  「富岳哥哥插进来吧美琴要你的大肉棒」美琴媚眼如丝,小腹上还趴着小佐助,小佐助的小鸡鸡还深深的埋在她的尿道中。跨间则站着富岳,富岳粗长的肉棒已经抵在她的阴道口。肉棒上的热气让美琴敏感的阴道变的湿润,期待着大肉棒的强势进入。

  「全部进来吧,一直插到美琴的子宫吧!」

  美琴娇声唤道。

  「嘿嘿,宝贝,好好享受吧。」

  富岳再也忍耐不住,腰部狠狠的一挺,整根粗长的肉棒狠狠的插向美琴的阴道,肉棒齐根埋入到阴道之中,用力之大,甚至有道要将美琴的阴唇都挤进阴道的感觉。

  「啊~~好痛~~啊~~什么东西,富岳哥哥~~你的肉棒上戴了什么东西啊~~」富岳的肉棒一捅进去,美琴顿时感觉到一股刺痛的感觉,富岳的肉棒上就象长了刺一样,尖锐的刺随着肉棒的捅入,狠狠的刮着最为敏感的阴道壁,阴道壁上的嫩肉哪经的起这些尖刺的刮擦。

  「嘿嘿,尝到历害了吧,小贱人。」

  富岳嘿嘿怪笑道,然后腰向后一弯,将刺入到美琴肉穴中的鸡巴抽出一半,带出丝丝粘粘的淫水。淫光闪烁的肉棒之上竟然套着三枚银环,三枚银环连在一起,银环之上更有恐怖的尖刺。

  「啊~~好痛,又好舒服」

  富岳这一抽,肉棒上的尖刺将美琴阴道里的嫩肉都翻了出来,粉红色的嫩内被银环上的刺刮出来时,就象一朵漂亮的花蕊。

  「滋味不错吧,嘿嘿。这可是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大人游历大陆时给我带来的好东西。这东西叫三淫环。上面的刺都是软刺,虽然伤了不了,但却能给你带来最大的快感。」富岳嘿嘿笑道,这东西其实他从自来也大人那里搞到手也已经有很长的一些时间了。但平时他根本就不敢用,美琴的小穴是属于狭小型的,往日里连容纳他的大肉棒都勉强的很,戴上这东西根本别想捅进美琴的小穴。但现在不同,刚生完孩子,美琴的小穴还没有恢复往日的狭紧。正好可以尝尝这三淫环的威力。

  「据说,这东西插上一会儿后,便能将你骚穴里的嫩肉全都翻出来。还能将子宫都拉出一些。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将肉棒直接捅到你的子宫里去。」富岳嘿嘿笑道。

  「那还等什么?富岳哥哥。」

  美琴媚眼如丝,美眸朝着富岳放了一记电眼,吐气如兰:「将美琴的子宫都捅出来吧,然后直接插入到美琴的子宫里去吧!」「小宝贝,不用急。哥哥马上送你上天堂!」富岳嘿嘿一笑,戴着三淫环的肉棒朝着美琴的肉穴狠狠一推,然后用力的抽出一大半每一次的抽出都能带出粉红的嫩肉,透明的淫汁不断的从美琴的骚穴中飞溅而出。

  同时,富岳还不忘记趴在美琴小腹上的佐助。他每次的抽出都会带着佐助也向后挪上一些,插入时,用自己的身体将佐助推向美琴。这样一来,佐助的小鸡鸡与父亲的大鸡难保持着同一的频率,在美琴的尿道中不断的进出。

  「啊美死了美琴要死了美琴不行了」在阴道与尿道的双重刺激下,美琴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佐助的身体压在她的小腹上,每次佐助的撞击不仅在刺激她的尿道,更在压迫小腹位置的膀胱数重的刺激让美琴的眼泪和鼻涕飞溅,落满了她精致的五官。

  其中,美琴更是数次翻了白眼,晕死过去。但每次晕死过去后,富岳的腰一使劲,肉棒上的倒刺无情的刮向她的阴道,然后再狠狠一抽,将阴道内的嫩肉带出一大片。

  在这样无情的蹂躏下,让美琴的身体一阵痉挛,很快便能被痛楚和刺激弄醒过来。

  随着富岳狠命的抽刺,美琴娇嫩的阴道内的嫩肉已经被带出了大半,形成了一朵粉嫩的小花朵。

  看到这里时,富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此时,富岳也感觉到小腹的热流上涌了。看样子差不多进行最后冲刺了。

  「吼~~」富岳身子压下,双手狠狠的握住美琴丰满的双乳。有了双乳做为着力点,富岳的下体开始狠命的抽动起来,就象电动小马达一样,每一击都能捅到美琴的子宫胫!

  两人中间的佐助都差点被挤扁了

  「啊富岳哥哥富岳哥哥,美琴不行了,美琴又来了。」美琴口中连连娇唤,美琴的双腿在半空中狠命的蹬了几下,然后整个人彻底的软倒在小床上。四肢也无力的大张开来,任由富岳做最后的冲刺。

  「吼,美琴。我也来了,接收我的精液吧!」

  富岳狠狠的抽了十几下后,整根肉棒用力刺入最深处,龟头紧紧的抵在美琴的子宫口上。

  兹兹兹~~数股有力的精液全都喷射到美琴的子宫之内!

  「呜~~」已经无力的美琴感觉到精液打在子宫壁上的美妙,甜甜的呻吟了一声。

  富岳射完后,用力的向后一抽。带刺的肉棒「波」的一声从美琴被蹂躏的一塌糊涂的小穴中抽了出来。将阴道内的嫩肉彻底的翻了出来,这一抽,看上去连美琴的子宫都被拉出了一大半的距离。

  脸色有些苍白的美琴再度闷哼了一声,她现在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实在是一生来最满足的一次了。

  白色的精液从美琴的肉穴中缓缓流出,滴落在外翻的阴肉和阴唇之上。

  望着眼前的美景,富岳感觉到前所末有的满足和骄傲感。

  「呜~~啊~~」突然,原本已经无力的美琴整个人抽搐了一下,竟然挣扎着半坐起来。

  「怎么了?」

  富岳疑惑的问道。

  美琴苦笑了一声,盯向趴在自己小腹上的佐助。

  佐助的小鸡鸡依旧牢牢的插在美琴的尿道之中。此时的美琴感觉一股滚烫的液体正从佐助的小鸡鸡中流出,直冲向美琴的膀胱,用力冲击着美琴已经涨的满满的膀胱。

  佐助自然不可能射精,也就是说,小佐助尿了。

  美琴的小脸也被涨的通红,原本就已经胀胀的膀胱再被佐助撒了一包童子尿后,已经超出了美琴能忍耐的极限了。

  真是个折磨人的小鬼。美琴小脸通红,轻轻唾了一声。这么小就这么折磨人,长大了还了的

当宇智波美琴将小佐助从自己身上抱起,那根小鸡鸡「波」的一声从美琴的尿道中拽了出来。小鸡鸡一出来,美琴的尿道终于通畅了。这次美琴的尿道是再也不可能忍住了。

  淡黄色的滚烫的尿液象水注一样从美琴的尿道中喷射而起,浇了小佐助一身,将小佐助的身子浇的湿淋淋的。

  尿完之后美琴无力的倒在床上,抱着佐助,两人无力的躺在尿水之中。美琴无奈的笑了笑,没想到最终小佐助还是逃不过被自己淋了一身尿的结局呢。

  那一晚,一家人在自己家的温泉洗净身子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富岳和美琴都已经累的不行了。

  黑夜中,小佐助看到父母都已经睡着了后,悄悄的坐了起来。自己的兄长宇智波鼬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对于这个将来能让自己获得『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哥哥,佐助还是很有兴趣的。

  至于写轮眼的开眼嘛

  佐助嘿嘿一笑,他闭上了乌黑的眸子,再次睁开时双眸已经是血红色的一片。

  红色的眸子中,各有一勾玉在缓缓转动。

  写轮眼的开眼,需要极大的精神刺激。原着中的佐助是因为看到鸣人倒下,误以为鸣人死去了,然后开眼了。

  而他用不着这么麻烦。精神刺激的方法有很多,只要自己的脑海中回想起以前的一些让自己恼怒到极致的回忆,当精神受到剧烈的刺激的时候,写轮眼就自然而然的开了。

  也幸好现在自己是婴儿,大脑还在发育期,刺激起来比较容易。稍稍刺激一下,写轮眼就开了。

  接下来,就只要找时间修练查克拉,然后尽量的将自己的眼睛提升到三勾玉的状态。再接着,就是万花筒了。

  说到万花筒时,佐助淡淡的瞄了一眼边上紧紧抱着美琴睡的正香的宇智波富岳。这个家伙,将是末来自己开万花筒写轮眼的引子!

  然后宇智波鼬,那个百年难遇的天才,将能让自己获得到『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到时候,自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天下美女,尽入我手!火影中的美媚,宁可杀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一个都不放过,全都是我的!

  想到这里,宇智波佐助发出了淫荡猥琐的笑声。

  然后很快,他便陷入了梦乡。凭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开个写轮眼是很累的事情,开完后一会儿就得睡觉了。

  ************次日清晨,宇智波富岳已经一早起床去干活养家了。他是宇智波家的族长,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

  用完早餐后,美琴又给佐助喂好奶,然后便抱着佐助出去逛逛。

  美琴抱着佐助,在经过木叶的一家书店的时候,迎面有两个人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是三代火影的妻子琵琶子以及一名深红色头发的大美人,这大美人现在大腹便便,身上穿着米黄色的孕妇装。

  「美琴~~美琴!」

  这红发大美人看到美琴时,一路小跑过来。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容。这样的笑容,让佐助一看到就想起一个家伙木叶小强之首,永远打不死的主角漩涡鸣人。

  而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眼前这位红发的美人应该就四代火影的妻子,漩涡玖辛奈。

  「是玖辛奈啊。」

  美琴面带温柔的笑,望向眼前这位孕妇。果然是鸣人的母亲,漩涡玖辛奈。

  「咦咦,美琴你已经生了哇。」

  红发美人望向美琴手中的佐助,纤手戳了戳佐助的脸蛋:「唉?不是说你生了个女儿吗?」「不,是男孩子。」美琴脸色微红,估计是想起昨晚的时候,佐助小鸡鸡刺入她尿道的事情了。

  「取了什么名字,美琴?」

  红发美人问道。

  「叫佐助。」

  美琴微微一笑,望着怀中的佐助。此时的佐助两眼发光,紧紧的盯着玖辛奈,就象是要将眼前的玖辛奈吞下肚子一样。美琴不由暗唾一声,这小家伙这么小,难道已经能分别美人了?这目光,很淫荡呐。

  「玖辛奈,你也快要生了吧。」

  美琴望着玖辛奈大大的肚皮:「已经决定好名字了吗?」「已经决定了,鸣人,自来也老师小说的主角哦。」玖辛奈露出了超阳光的笑容来。

  一听到自来也的名字,美琴的嘴角又是狠狠的一抽,她想起了昨天丈夫折磨他的那件三淫环,那真是一件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呢。而那东西就是自来也带来的。

  「对了对了,美琴。」

  玖辛奈靠近美琴,在美琴耳边轻声问道:「生孩子是不是很疼啊?」随着玖辛奈的靠近,佐助马上看到了孕妇装里那两团跳跃的肉团。真是奇尺巨乳啊!这样的巨乳,四代火影还真是幸福呢。特别是巨乳上那两枚粉红色的小乳头,真是诱人呢。

  「啊,很痛。」

  美琴轻轻的点了点头,纤手却暗暗的在佐助的小屁股上捏了一把。她可是清楚的看到佐助淫荡的目光正盯着玖辛奈的乳房呢。

  「啊,真的很疼啊。」

  玖辛奈的嘴角抽动,就仿佛已经感觉到那股疼痛了一样。

  真是个相当活泼可爱的孕妇呢。佐助心中暗暗想到,可惜看样子的话,似乎鸣人就快要出生了。鸣人出生了,那这位可爱的红发美人也离死不远了。

  距离鸣人出生具体还有多长时间,佐助也推算不出来。如果想要救这位美人的话,至少需要有『万花筒写轮眼』才能在与九尾交战中起到作用。

  现在的佐助,还差的远呢。

  看样子到时得见机行事,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将这美女的命保下来。这么漂亮又可爱的美人,死去的话太可惜了。

  「美琴,美琴。今天晚上的话,你的丈夫富岳在家吗?」在三代火影的妻子拉着玖辛奈离开之前,玖辛奈凑近美琴,压低声音问道。

  美琴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今天富岳有事情,估计这几天都不在家。

  「太好了,那我晚上来找你,好不好?」

  玖辛奈悄悄道。

  「这样,合适吗?」

  美琴低声道。

  「放心吧,没问题的。」

  玖辛奈坚起大拇指:「就这么说定了哦。」

  然后,就被三代火影的夫人拉走了。

  玖辛奈离开后,美琴的耳朵悄悄的红了起来。晚上吗?玖辛奈晚上会来,那自己应该要做点准备了。美琴心中暗暗想道。

  玖辛奈做为九尾的人柱力,她生孩子的事情可不容木叶的人马虎。这可是被列为级大事的事情。

  不过看刚才的情形,自己的母亲美琴与玖辛奈之间,似乎有点超乎普通朋友之间的友谊呢。晚上吗,会不会很刺激?佐助心中暗暗想道。

  ************

夜色降临佐助坐在婴儿床上,在他的身边放着一卷记载着关于查克拉提练的卷轴。这东西只是美琴随手扔过来让他把玩的,没想到正趁了佐助的心。他现在要的就是查克拉的提练。查克拉这东西应该跟中国内功有一定的关系,这东西估计越小开始练便越有效果。

  吱吱~突然,房间中的窗户被人推了开来。然后一位大腹便便的女子敏捷的从窗户中钻了进来,来的正是漩涡玖辛奈。

  玖辛奈爬进房间后,四处看了下,发现美琴正好不在,只有小佐助在婴儿床上玩着一张卷轴。

  「美琴去哪了?」

  玖辛奈抓了抓头,然后来到佐助的面前,笑着抱起了佐助,将佐助举到头顶。

  「好可爱的佐助,还好长的象美琴姐,要是长的象那个富岳的话,就丑死了。」玖辛奈自言自语道。

  佐助冷汗了一下,富岳虽然说长的不帅,但也没到丑的地步吧。当然,跟如今的木叶第一帅四代火影比起来,的确有相当的距离。

  看着将自己举起的玖辛奈,她那漂亮的脸蛋正在自己的身下。再看向她那圆圆的小腹。真是让人凭空产生一种狠狠蹂虐她的冲动。

  突然,佐助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邪恶的想法。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气,然后气聚丹田,小腹一阵用力。

  嘘~~一道金色的尿水从佐助的小鸡鸡中卖力的喷射出来。直接击中目标,狠狠的尿了玖辛奈一脸!

  金色的尿液淋在玖辛奈那狡美的脸蛋上,顺着脸蛋往下流淌,打湿了玖辛奈的孕妇装。

  「也?」

  玖辛奈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流落的尿液。

  这个纯真的表情,真是让人心中食指大动,欲火更是熊熊燃烧!

  正在这时,美琴也从一边的房间中走了过来。一看到眼前的场面时,呵呵笑了起来:「玖辛奈,很幸运呢。童子尿可是很有营养的哦。」「咦?真的吗?」玖辛奈一愣,然后嘻嘻一笑,将佐助放到婴上,然后竟然低头埋入佐助的双腿之间,丰润的小口含住了佐助的小鸡鸡,用力的一吸!

  俺的亲娘咧!

  这一含,这一吸,简直让佐助欲仙欲死了。尿道中残余的尿液竟然被玖辛奈这一吸狠狠的吸了出去,然后又被玖辛奈一点点的吞咽下肚。

  这种尿道中尿液被强行吸出的刺激感,丝毫不弱于射精的快感!

  「嘻嘻。」

  身后,佐助的漂亮妈妈美琴嘻嘻一笑,然后从身后抱住了玖辛奈,双手轻轻的按到了玖辛奈的双乳之上:「玖辛奈,你现在怀着身孕,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孩子?」「放心吧。我的肚子上可是有封印的,这封印不但能封印好九尾,对孩子也有保护作用,完全不用怕呢。」玖辛奈嘻嘻笑道:「从怀了孩子后,好久没和美琴你玩了,水门他又怕伤到孩子。今天好不容易偷偷跑出来一趟,我们玩个痛快。」「这样我就放心了,而且昨天,富岳又搞出了几个新玩法呢,我们也可以试试。」美琴嘻嘻笑着,然后眼角瞄了一眼婴儿床。

  在那里,小佐助果然睁着乌黑的眼睛,一刻都不肯放过盯着两女。

  看样子小佐助很喜欢玖辛奈呢,美琴心中暗暗想道,不如,趁今天让小佐助跟玖辛奈也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