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进入

发布:11个月前
字数:11562
183次查看

  「妳还想跑?给我过来。」

  沈家浩将孙映华放躺在床上之后,便开始脱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但是床上

  那个美人儿却不肯安分,偷偷摸摸地想从床的另外一边逃跑。

  他赤裸裸地压上她,接着便性急地开始解着她身上的衣物。

  「讨厌啦!家浩,你不要这么急嘛!」

  并不是没有见识过他急躁的样子,只是她真的还没有心理准备,突然就被

  他给拖上床,呜她的好喝红豆汤还摆在外头桌上,都要凉掉了啦!

  「不管!谁教妳刚刚要骗我。」

  沈家浩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今晚他特别想要抱她,跟着她进家门之后,他

  色迷迷的眼神就一直跟在她的身上,偏偏她还东弄西弄地不肯搭理他,惹得他

  心痒难耐,这才一次爆发开来。

  「啊啊人家」

  发现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全部消失了,孙映华面红耳赤地瞪着正在她身上使

  坏的臭小子,他一双大掌罩上自己丰盈的胸脯之后就不肯放开,正使劲地揉搓

  挑逗着她

  「呃啊浩」酥麻的快感让她连说话都无法连接成句了。

  「怎么样?很舒服吧?是不是开始想跟我做了,嗯?」

  伸出炽热渴望的舌尖舔舐着她雪峰上漂亮的小蓓蕾,他轮流将之纳入自己

  唇中反复兜转吸吮,粉红色的蓓蕾渐渐绽放挺立,他热情的目光一直在她双峰

  间流转,舍不得离开。

  「想不想做啊?快说!」

  「你都把人家弄成这样了还敢问」她的生理反应全被他给挑起,娇滴

  滴地斥责他的多此一问。

  「今天下午我那么真心地向妳告白,妳还没响应我呢!」沈家浩突然想起

  这件事,他将目光调回孙映华脸上,向脸红的她索求着承诺的爱语。「映华,

  妳喜欢我吗?爱我吗?」

  「喜欢。」孙映华羞怯的脸蛋并没有逃避,轻声地对压在身上使坏的小情

  人吐出最温柔的爱语。「爱你。」

  沈家浩随即覆上她玫瑰般娇艳的红唇,将自己的欢喜全部传达给她。

  「家浩。」孙映华轻声呼唤着他。「跟那些女生比较起来,你喜欢我的哪

  里呢?」

  她一直是不安的,虽然两人之间已经这么亲密了,但她还是担心有一天他

  会喜欢上别的女孩子

  「全部。」

  沈家浩低下头继续自己的爱抚行动,她白嫩软绵的身体让他为之疯狂,小

  腹间的硬挺迅速充血硬胀,极想进行突破的行动。

  「臭小子,你很敷衍喔!」孙映华软瘫着身子任凭沈家浩摆弄,口气不禁

  有些埋怨。「什么全部嘛!你到底喜欢人家哪里?也不说详细一点」

  「就是全部啊!」沈家浩不跟孙映华继续啰唆,大掌在下一秒窜进她双腿

  间美丽的女性谷地,用巧劲轻轻勾弄着她敏感的花瓣。

  「呃啊」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我全部都喜欢。」

  沈家浩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孙映华的双腿中心,每指一个部位,他的舌头便

  舔过那个部位一次,惹得孙映华吟叫连连。

  「家浩」

  「这里、这里,我也很喜欢。」

  张唇含住花穴上的小珠核,沈家浩嗜欲的唇瓣刻意恶质地吸弄着孙映华,

  长指也冲锋陷阵地侵入她紧窒的嫩穴里,一抽一撤地勾弄着她,企图逼出她更

  多控制不住的生理反应。

  爱抚的手指持续地进行着诱人的折磨,沈家浩盯着孙映华腿间已经充分湿

  润的花瓣,诱人品尝的粉嫩色调让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他控制不住地低下头,捧高她的臀部,伸出舌头吮吻着不停颤动的花瓣,

  恣意地尝遍她腿间的美味。

  「啊!不要这样啦」孙映华脸红地想要推开沈家浩的头,但他却更加

  激烈地逗着她。

  「家浩,不要」

  「我知道妳要的。」

  将她颤抖的双腿分到最开,他的唇与舌继续在她湿润的嫩瓣上来回舔舐,

  感觉到她粉嫩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他兴奋地轻笑着。

  「很快乐对不对?今天晚上,我会让妳舒服到频频求饶为止」

  听到他如此轻狂的宣言,她连拒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一直低声喘息着,

  好抒发身体所感受到的疯狂感觉。

  她呻吟的声音愈来愈妖媚,身体感受到的快感愈来愈多,他疯狂又热情的

  舌吻简直让她陷进疯狂的状态之中。

  「啊啊啊家浩」

  突然间他又插进两根指头到她敏感的穴缝里,一抽一撤地玩弄着她,她感

  觉腿间控制不住的狂潮汹涌地流了出来,她娇喘一声,害羞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摸到她紧窒嫩穴内滑溜的触感之后,他撇着唇轻笑出声。「我就知道妳也

  想要我。」

  他抬头吻上她的红唇,邪恶的手指勾勒出些许浓稠的爱液,欺上她软嫩滑

  溜、如凝脂一般的丰盈双乳,将她动情的气味抹得到处都是。

  「啊!家浩,你这样子弄让人家觉得很害羞耶!」

  他的双手恣意地揉捏着她丰盈的双乳,有时兴致一来还会偷咬她一口,她

  火红着脸承受他一连串的挑情动作,觉得她的身体好象就快被他点出来的欲火

  给焚烧成灰烬。

  「有什么好羞的?只要是妳的东西,我全部都喜欢。」他的臀部欺近她的

  小腹,握住自己胀硬的男棍,往前凑到她双腿间嫣红诱人的小穴前方。

  「我受不了了,我好想要,映华,我要插进去啰!」

  娇羞地应了一声,孙映华挪高自己的臀部并且更加敞开了双腿,配合着沈

  家浩侵略的动作,她空虚渴望的腿间嫩穴慢慢地承受他霸道又不失温柔的强猛

  入侵。

  缓缓挺进湿滑紧窒的甬道,炽热的内壁紧紧吸住他敏感的男根前端,他忍

  住呻吟又往更里面推去,在刺进最深处的那一刻,他紧抱着她的臀部愉快地大

  声喘息。「好棒啊!映华」

  「嗯嗯啊啊」

  他开始强劲地抽送,她不禁娇声惊喘着,两人衔接在一起的地方感受最为

  强烈,那强袭而来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全身紧绷,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沈家浩紧搂着孙映华的臀部,强劲的律动旋即展开,他一连刺进她的身体,

  一边亲吻她呻吟不断的红唇,身体传来的舒服感觉让他的神智陷进迷幻的境界,

  感觉好象上了天堂般地快乐。

  「喜不喜欢?映华,是不是很舒服呢?」

  在沈家浩强猛的律动攻势之中,孙映华羞窘地点头响应他的问题。他在床

  上老喜欢问她这个,明明她就舒服地呻吟不断,还有什么好问的?这小子真是

  有够讨厌的

  老是喜欢这么恶劣地逗她,害她害羞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沈家浩吻上孙映华红如苹果的娇艳脸颊,热情地与她四目相对。「妳不要

  害羞嘛!我想听妳亲口说,我是不是弄得妳很舒服?」

  她脸红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他望着她羞红的脸,不知为什么就是很想

  欺负她,因为知道她很讨厌自己老是露骨地说出羞人的情话,所以他更是故意

  要逗弄她。

  「妳听,这就是我们做爱的声音,很悦耳对不对?」

  暧昧的肉体撞击声不断传来,她不依地咬着他的手臂。「讨厌啦!你好讨

  厌」

  「妳不喜欢吗?我倒是爱死了呢!」沈家浩更加起劲地在她腿间律动着,

  同时也让撞击声更加激昂。

  「啊啊」甜美的呻吟不停逸出口中,孙映华应和着沈家浩狂猛的

  律动,让一声声的娇吟控制不住地弥漫在充满春意的房间之中。

  强烈的快感弥漫全身上下,沈家浩感觉自己在她湿热的体内更加胀大,于

  是便更加卖力地在她体内冲刺进出,将全身的激狂快意尽皆发散到她的身上。

  因为意识到暧昧的声响,再加上体内窜过一阵强烈快感的刺激,孙映华在

  尖细的吟叫声中仰起下巴,绷紧的全身快要达到顶峰。

  于是沈家浩加快冲刺的速度,想与身下的娇躯同时达到令人期待的高潮。

  「呃啊啊啊」

  快感同时窜过他们的背脊,他们喘着气紧抱着彼此的身体,从快感的天堂

  慢慢坠落

  两人一起泡了个暖呼呼的热水浴,孙映华依偎在沈家浩怀里,有一搭没一

  搭地跟他聊着天。

  「对了,上次家瑜来保健室找我聊天,我发现你们两个的眉眼长得好象喔!」

  「那当然,我们是兄妹啊!」沈家浩轻抚着孙映华柔软的发丝,轻闭双眼

  休憩,补充刚刚大量流失的体力。「家瑜怎么会去找妳?妳们在一起都聊了些

  什么?」

  「就女孩子每个月一次的痛嘛!家瑜在保健室里躺了两堂课呢!」

  趁着这个机会,孙映华终于和陈家瑜见了面,并且开心地聊了许多事情,

  包括两家母亲奇妙的友情,还有一些她没听过的关于沈家浩的事情。

  「那家伙一天到晚翘课,仗着自己可以直升昭云大学,根本就没有好好专

  心上课。」

  「人家是资优生呀!高三的课程她早就已经学会了,不需要乖乖坐在课堂

  里浪费时间,我知道她常常跟男朋友跑图书馆念书,她那个男朋友好像也是可

  以直升大学部的学生。」

  只是她还没有机会认识家瑜的男朋友,但听家瑜的形容,她的男朋友应该

  是个可爱又老实的大男孩。

  「嗯!我见过他几次,感觉冷冷的,比我还沉默。」

  「人家沉默是金,哪像你老喜欢讲一些让人害羞的话」

  孙映华想起刚刚情爱时的经过,沈家浩在床上真的什么话都敢讲耶!她都

  没脸皮敢听,他竟然还一直讲。

  「你在学校里是不是也很喜欢亏美眉?你给我老实说。」

  「我哪敢啊?」

  「哼!真的是这样吗?」孙映华斜眼睨着沈家浩的俊脸,故意让尾音杨起,

  一副不太信任他的样子。

  沈家浩睁开眼睛,满脸笑意地望着孙映华。「映华,不管是眼里还是心里,

  我都只有妳一个人而已,我才不会随便跟别的女生搭讪哩!」

  孙映华听了之后不禁甜蜜微笑,更往沈家浩怀里缩去。

  「家浩,你很会说话嘛!」他的情话每次都把她迷得晕头转向的,害她羞

  得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那是因为对象是妳。」沈家浩拍拍孙映华红润软嫩的脸颊。「要是换成

  别的女人,我才不理。」

  看见沈家浩又将眼睛闭上,孙映华还以为他累了准备睡觉,所以跟着沉默

  了下来,静静伏在他的胸膛上听着沉稳的心跳声。

  没过一会儿,沈家浩抬眼问她:「怎么不说话?妳想睡了吗?」

  「是你先闭上眼睛的,我以为你想睡了,不敢讲话吵你」

  「我没睡,只是在闭目养神。」沈家浩挑起一抹邪恶的笑。「把力气存好,

  等等再抱妳一回。」

  「耶?什么?」孙映华讶异地瞪着沈家浩,才刚有想要逃开他怀抱的念头,

  身体已经被他紧紧环住了。

  「想逃?嘿嘿!来不及了。」沈家浩翻身压上孙映华,先一步看出她想要

  逃跑的意图。「今晚才做一次而已,妳就想轻易打发我?没那么容易喔!」

  「家浩,人家会累啦!而且,我们已经洗好澡了,不准你再欺负人家」

  「等等再洗一次不就好了?」沈家浩轻吻孙映华热烫的脸颊,一副没得商

  量的模样。「我想要做嘛!好不好?」

  「刚刚已经那么激烈了,你还要不够喔?」孙映华皱着小脸委屈地问。

  「谁教妳长得那么诱人,害我忍不住又硬起来了。」

  「你还说!讨厌死了」

  大腿的敏感肌肤果然感觉到他腿间硬胀的男器,正直挺挺又热烫烫地紧抵

  着她,害她心跳顿时漏跳了一拍。

  「再让妳休息个几分钟好了。」沈家浩亲吻着孙映华依然肿胀的红唇,恶

  质地预告着,「等我体力恢复了之后,嘿嘿嘿嘿」

  「人家不管啦!你每晚都一直要,把人家弄得好累,每天上班都没有精神

  了啦!」

  「妳明天又不用上班。」沈家浩笑嘻嘻地指出事实。「我也不用上课,所

  以今天晚上我们可以玩通宵。」

  「呜什么玩通宵?人家不要啦!」

  孙映华不禁哀号了起来,每次遇到过休假期的前一个夜晚,他就像突然间

  吃了强力补药般,一整个晚上都缠着她不肯放。

  哪有人这样的啦?平常就已经夜夜索求了,到了假日还不肯放过她

  沈家浩懊恼地望着孙映华。「妳不喜欢跟我做吗?为什么每次都说不要?」

  「是你要太多了!」孙映华忍不住抗议。

  「太多吗?可是我没办法控制啊!一见到妳可爱的模样,我就没办法控制

  这根东西,它自己就自动硬起来了嘛!」

  沈家浩托起腿间那根不听话的东西要孙映华仔细注意看,它已经硬胀到随

  时都可以披挂上阵了。

  「妳看,它都已经这样了,妳不让我做,我很可怜耶!」

  「你、你、你、你」孙映华脸红地大叫:「你讨厌啦!」

  「来,别想躲,我知道妳说的讨厌其实是喜欢,对不对?」沈家浩笑嘻嘻

  地摆布着孙映华的身子,做好入侵前的准备。

  「你这个小色狼,我讨厌死你了啦!」

  双腿被他分了开来,那根声称不受他控制的东西就恶狠狠地抵在她柔嫩娇

  羞的小穴前方,来回地滑动着。

  受不住他这样刻意的逗弄,她嘤嘤地呻吟出声,拉住他的手臂向他求饶。

  「家浩,你别故意这样逗人家啦!就让人家好好休息一晚嘛」

  「来不及了。」

  在没有任何预警之下,她腿间的嫩穴就被蛮横地入侵了,她忍不住惊喘一

  声,才刚承受过一次狂猛激情的娇嫩部位,紧紧地将那根恶意入侵的肉棒给圈

  缚住。

  「乖,这一次做完之后一定让妳好好休息,再配合我一会儿。」

  沈家浩用力挺进孙映华体内,她温暖潮湿的小穴还留着刚刚欢爱过后的余

  韵,所以他只稍微逗弄一下,她就很有感觉地沁出柔滑的爱液。

  于是他的进攻便开始激烈了起来,简直是延续刚刚的激情,一开始便教她

  措手不及地狂烈律动,勾出更多不受控制的蜜液。

  对于他的横行霸道,她已经没有力气拒绝了。呜就算她狠心想要拒绝,

  他也不会理她吧?

  「啊呃啊不要了好舒服啊」

  没想到面对年纪比她小的小情人,被吃得死死的人竟然是她哩!唉!只能

  说是劫数难逃啊!

  「到底是不要还是要啊?明明喊着好舒服」

  沈家浩一边扭腰冲刺一边取笑着身下面红耳赤的女人,由她叫床的声音看

  来,这激情难耐的夜晚还长着呢!

  第九章

  「天啊!怎么伤成这样?家浩,你居然又去打架?」

  这天下午,闲闲无事待在保健室里上网的孙映华,本以为一天就要这样过

  去了,没想到沈家浩突然出现,身上还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痕。

  「人家都堵到我面前来挑衅了,我怎么可以落跑?」

  沈家浩撇着唇脱下制服上衣,衣服底下布满许许多多瘀青流血的大小伤痕,

  让他痛得咬牙切齿了起来。

  「那些该死的家伙,最近老是一群人合起来一同围攻我,要是他们敢一个

  一个上的话,我就不会带那么多伤回来了」

  「你还说!不是叫你不要随便跟人打架吗?这么爱打,痛死你好了。」

  孙映华生气地拍打着沈家浩背上的伤口,非常生气他竟然又跟别人打架,

  而且,还是为了无聊的原因而打架。

  真不晓得现在的青少年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为了打架从没输过这个

  封号,就可以一直找人单挑,甚至还无耻地众人合起来围攻一个人,真的很难

  令人相信耶!

  「啊!痛痛痛痛痛啦!」沈家浩不禁痛叫数声,避之唯恐不及地躲到

  保健室另外一个角落去。

  看到孙映华露出晚娘脸孔,沈家浩吓得不敢再靠近她,他当然知道她看到

  会很生气,但是受了伤,他还是只能到保健室里来呀!

  「妳在谋杀亲夫啊?很痛耶!妳是美丽善良的护士姊姊,这样子对待一个

  病人对吗?」

  「哼!我不理你了啦!看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明天怎么见人啦?」

  明天晚上是赵郁美的订婚喜宴,一直喊着要改变两人间低迷气氛,决定要

  计画蜜月旅行的她,突然间发现自己怀孕了。

  两人被两家的家长臭骂一顿之后,接着便是一连串喜气洋洋的日期排定计

  画,他们必须在赵郁美的小腹还没特别突出之前完成订婚、结婚的手续及宴客。

  赵郁美特别交代孙映华,这次一定要把男朋友带去给他们认识一下,孙映

  华答应了,也事先跟沈家浩提过这件事,没想到他今天竟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

  子,要她明天怎么带他去喜宴上见人啊?

  「妳不要生我的气啦!我也不是故意的啊!都是那几个混蛋,什么时候不

  来找我打架,偏偏就挑了今天,妳也知道我就是怕输了那口气,才会逞强地跟

  他们打架的」

  见她还是一脸怒意,他抱着必死的决心慢慢靠了过去。「对不起,妳不要

  生气,虽然我这样子很丑,妳还是要带我去。」

  孙映华生气地揍了沈家浩一下,刚好打在他肩膀的伤口上,他不禁哀鸣一

  声,忍住退开的冲动。

  见她还是气闷地不语,他只好放下身段继续逗弄她。「我就算满脸瘀伤也

  还是帅哥一个,带我去不会丢了妳的面子啦!妳不要生气了嘛!明天一定要带

  我去见妳的朋友喔!」

  「哼!」孙映华闷哼一声,差一点被沈家浩给逗笑了。

  他讲得没错,就算脸上布满了瘀伤,他还是帅气得令人心折。但她并不是

  担心带他去会丢了自己的面子,她其实是心疼他竟然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人家随随便便来挑衅,他就让自己伤成这个样子

  「不生气了喔!美丽善良的护士姊姊,快来帮我消毒上药啦!」沈家浩赖

  在孙映华面前撒娇,让心爱的人替自己擦药的话,他的伤口一定会痊愈得飞快。

  「我真的拿你没办法耶」又气他、又舍不得看到他痛苦的样子,孙映

  华将他拉到药品柜前,细心地替他消毒上药。

  「映华,妳要带我去喔!」脸上贴了好几块消毒纱布的沈家浩,眼巴巴地

  望着孙映华。「我好想认识妳的朋友。」

  瞪着他渴求的脸,孙映华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好啦!不带你去,我还能

  带谁去?你明天给我表现乖一点,知不知道?」

  「是,我一定会很乖的。」沈家浩站起来立正敬礼,像个乖得不得了的好

  宝宝,这下终于将孙映华给逗笑了。

  真的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气派典雅的饭店会场内,孙映华和沈家浩被安排在女方朋友的桌次。在等

  待新人入席开桌前的空档时间,孙映华拉着沈家浩来到新娘休息室。

  「映华,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推开新娘休息室的门之前,沈家浩正经

  万分地检视自己的仪容,有些别扭地整理着身上的笔挺西装。

  他不是很习惯穿这么正式的衣服,感觉像是一具行动慢半拍的机器人一样,

  说有多怪就有多怪。

  「噗!你不要这么僵硬啦!穿西装有这么难受吗?」

  「很难受。」沈家浩一张满是瘀伤的俊脸为难地狂皱着,连带扯动了伤口,

  疼得连嘴角都颤动了起来。「啊!好痛」

  孙映华担心地拉低沈家浩的脸庞,检查着他嘴角的伤口。「家浩,你表情

  不要太大啦!伤口会裂开的。」

  「嗯!」孙映华的关心让沈家浩很是窝心,一瞬间又变成贪心的孩子。「

  映华,这里痛痛,妳亲这里一下好不好?」

  孙映华恼火地瞪了沈家浩一眼。「又不是亲你一下就会让你不痛。」

  她的吻要是真的有那种神效的话,昨天晚上她亲了这么多次,怎么一点用

  都没有?今早替他上药的时候,他还不是照样疼得吱吱歪歪乱叫?

  「亲我一下嘛!我好紧张说」

  没想到这招已经不管用了,亏他昨晚还骗到好多次温柔的亲亲沈家浩

  的俊脸更加苦上几分。

  「你有什么好紧张的?今天要订婚的人又不是你。」

  「因为新娘是妳最要好的朋友,要见她,我当然会紧张嘛!」沈家浩收起

  孩子气的笑容,恢复成满脸瘀青的酷哥模样。「如果她不喜欢我,以后拚命跟

  妳说我的坏话,那怎么办?」

  「你竟然担心郁美喜不喜欢你?真是的,傻瓜,我喜欢你就好啦!」孙映

  华好笑地推着沈家浩的肩膀。「走啦!进去了。」

  被她突然间的告白逗得开心不已,沈家浩傻笑着被推进新娘休息室。

  「哇!郁美,妳好漂亮喔!」

  穿著一袭粉红色缎面的露肩小礼服,赵郁美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无比的笑容。

  「映华,妳来啦!」

  「来,跟妳介绍,他就是我的男朋友,沈家浩。」孙映华将满脸傻笑的沈

  家浩拉到赵郁美面前,有些害羞地将最爱的人介绍给好友认识。

  「原来你就是映华的小男友,果然嫩啊!」

  虽然被他脸上的伤痕给吓到,但赵郁美还是看出这个大男孩真是帅得不得,

  孙映华果然是外貌协会的超级会员,竟然好运地逮到这么一个小帅哥。

  「小心,口水别滴下来了,郁美,今天可是妳的大日子,让奇亦听到的话,

  他可是会吃醋的喔!」

  「啧!他才没那个胆子跟我吃醋哩!」

  赵郁美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沈家浩的俊俏模样,伸出戴着粉红色长手套的纤

  手。「你好,我是映华最要好的朋友赵郁美,很高兴认识你。」

  「妳好,恭喜妳。」

  沈家浩礼貌性地伸出手与之回握,没想到突然间被赵郁美拉了过去,新娘

  子那张上了漂亮妆容的脸蛋,近距离地在他眼前放大。

  「吓!」沈家浩没有防范,顿时呆了一下。

  「嗯!年轻真好,皮肤果然好嫩好诱人啊!小弟弟,我好想咬你一口喔!」

  赵郁美夸张地张大了口,一副恨不得将沈家浩吞了的模样。

  「郁美,妳别捉弄他了,快把他还给我。」孙映华伸出双臂往前一捞,将

  呆愣的沈家浩给夺了回来。

  即将要嫁为人妇了还这么爱玩,万一让别人看到不就糟糕了吗?

  孙映华保护所有物的动作,让赵郁美不禁拍掌大笑。「不要紧张,我跟你

  们闹着玩的啦!小子,你看映华那么宝贝你,你可要好好对待她哟!」

  「我会的。」沈家浩沉稳地朝新娘子点了点头,这一点不用她提醒,他也

  会确实做到的。

  「好,那我们来拍照吧!」赵郁美提起身后的长襬,站起身来揽着孙映华

  的肩。「映华,来,我们俩先合照。」

  在赵郁美的呼唤下,她身旁的新娘秘书赶紧取过随身的单眼相机,轮流替

  他们拍下美美的照片。

  吃完喜宴之后,两人提着包装精美的日式喜饼回到孙映华的公寓。

  「哇!我吃得好饱,那家饭店的菜色果然名不虚传,又精致又美味,大厨

  的功力真的好棒!」

  「我也是,吃得好撑。」

  沈家浩感觉十分疲累,可能是因为不习惯装扮的缘故,一进家门他连忙解

  开束缚他一整个晚上的紫色斜纹领带。

  衣服是孙映华帮他搭配好的,他穿起来真的很帅气,但是他很不习惯这种

  正式的穿著,有一种被迫长大的感觉。

  脱掉领带和西装之后,他整个人顿时轻松许多,慵懒地半躺在沙发上倾听

  着孙映华的感想发表。

  「郁美前阵子还跟我提过计画要跟奇亦一起去旅行,没想到突然间发现自

  己怀孕了,现在她被双方家长看管得很严,在小平安产下之前,我看她哪

  儿都去不了了。」

  「嗯!」一想到必须挺着大肚子怀胎十月,沈家浩就觉得女人真的很可璘。

  「郁美看起来好幸福喔!」孙映华手里拿着印刷精美的谢卡仔细端详。

  「映华,看到好朋友结婚,非常幸福的样子,妳会不会也想快点结婚?」

  今晚在婚宴上,沈家浩看到赵郁美准备的一些投影片,里头有几张孙映华

  国中、高中时期的照片,那些都是他来不及参与到的她的世界。

  他充满爱意地搂着身旁的爱人,虽然他来不及参与她的过去,不过他有信

  心可以一直霸占她往后的世界。

  「怎么?你在向我求婚吗?」孙映华抬头望着沈家浩青一块紫一块的俊脸,

  有些好笑地想起他们今天拍了好多照片,但每一张照片里的他都是这个丑样子

  呢!

  「如果妳也渴望结婚的话,那我们就结婚吧!」

  沈家浩也不清楚自己怎会讲出这样的承诺,不过看到孙映华满脸笑意地祝

  福好友的表情,他突然间很渴望自己是可以给予她幸福的那个男人。

  一直都是在单亲家庭中成长的沈家浩,对于家庭的渴望比一般人强烈许多,

  如果可以把她娶回家当老婆,共组一个温馨的小家庭,过几年再生下几个可爱

  的小娃娃,到时候妈妈一定也会很开心吧?

  「我才不要这么早就结婚咧!」孙映华斜睨了沈家浩一眼。「你还这么小

  就想娶老婆啊?我才不嫁给你」

  「妳说,我哪里小了?」沈家浩突然一个翻身,将孙映华柔软的身体压在

  身下,就像每个控制不住想要她的夜晚一样,动作娴熟得一气呵成。

  「喂!别闹了,人家刚刚吃得好饱,你别压着我啦!」

  「因为我年纪比妳小,所以妳不肯嫁给我?」沈家浩不满地拧着孙映华的

  脸。如果她真的不肯嫁给他的话,那该怎么办才好?

  「你真的想跟我结婚吗?家浩,你连高中都还没毕业哩!真的知道婚姻生

  活是怎样的吗?」

  「不就跟现在一样吗?」沈家浩讨厌自己年纪比孙映华小的这个事实,但

  却无力去更改,只能认命。「我们几乎天天都住在一起呀!」

  「同居跟结婚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吧!」孙映华推开沈家浩,肚子吃得饱饱

  的被压着,真的是很难过耶!

  「映华,妳觉得跟我结婚会不幸福吗?」沈家浩认真地盯着孙映华。「我

  希望能够看到妳脸上有像今晚的新娘一样幸福的笑容。」

  闻言孙映华不禁温柔地微笑,原来他是这样想的。「家浩,难道你看不出

  来吗?我现在就觉得很幸福啊!」

  「嗯!」沈家浩看到她的笑容,不禁动容地点着头。

  那温柔的笑意,就跟他今晚看到的新娘一模一样,是他让她有这么幸福的

  笑容吗?他不禁骄傲了起来。

  「映华,妳的幸福都是因为我吗?」

  「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哟!」孙映华点着头。

  虽然他常常以欺压她为乐,但他偶尔也会天真地像个小朋友般腻在她身边

  撒娇,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快乐,跟他在一起,她真的觉得很快乐。

  他带给她许多意想不到的快乐经验,是她以前一个人时无法想象到的。当

  她开心的时候,那愉快的感觉彷佛相乘了两倍;当她难过、不开心的时候,有

  他陪在身旁,不安的情绪马上就降低了一半。

  「映华,我爱妳。」沈家浩感动万分地蹭了过去,双臂一张便将孙映华抱

  回身边。

  「喂!等一下啦!你又想干嘛?」他呼出的热气喷到她的颈项间,害她忍

  不住悸动了一下。

  「我想抱妳啊!」沈家浩从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强烈需要,甚至明目张胆地

  拉着她的小手往他已然动情的胯间摸去。

  「不要。」孙映华斩钉截铁地拒绝。

  「为什么?」

  「你身上有伤口呀!而且今天晚上我吃得好饱,不想被你压啦!」孙映华

  将沈家浩渴望的苦瓜脸推开,誓死不让他想亲她的嘴得逞。

  「妳总是有许许多多的理由来拒绝我」

  无奈的沈家浩硬是将胸膛压过去,亲不到她甜蜜的小嘴儿没关系,亲她的

  脸颊也是可以的,他炽热的舌头从地光滑的下颚往耳后轻舔,留下一道湿热的

  痕迹。

  他在她耳旁道出羞人的爱语:「我想要做嘛!妳每天晚上都说不要,难道

  不嫌累吗?最后还不都被我压了?」

  「你你还敢说!还不都是你用强的」孙映华顿时红了脸颊,他缠

  上来的双臂和胸膛,对她散发着强烈的邀请讯息,她从没有哪一次能够真正抗

  拒他的。

  「妳不喜欢我用强的吗?」他开始咬囓着她嫩白的耳垂,并往她诱人的耳

  廓内吹气。「我怎么觉得妳挺喜欢的呢?」

  「才没有!」孙映华偏过头、缩着脖子想要抗拒那种令她颤抖的感觉,但

  是沈家浩却不肯轻易放过她,不管她往哪儿躲,他的唇总是能够迅速跟上,继

  续逗弄她。

  「别撒谎了,我知道妳喜欢的。」沈家浩干脆将孙映华抱到自己身上。

  「不想被我压也可以,那换妳压我好了,映华,今天晚上我们就在客厅的

  沙发上做,妳觉得怎么样啊?」

  「我可以说不要吗?」孙映华张着可怜兮兮的眼眸求饶地望着沈家浩,她

  已经感觉到他腿间的硬挺慢慢胀大,都已经这样了,他不可能会放过她的。

  「嗯」仔细想了一下之后,沈家浩露出邪恶的微笑,并且摇了摇头。

  「没有,聪明的女孩。」

  「呜我就知道。」孙映华放弃了挣扎,只能配合着沈家浩的摆布压上

  了他的身体。「那可不可以给我缓刑?」

  「什么缓刑?」沈家浩笑咪咪地问。

  「等一下再做啦!你先让人家休息半个小时,好消化一下刚刚吃的东西

  」

  「没得商量。」他一口便拒绝了。

  「为什么?」她可怜兮兮地反问。

  他故意挺腰撞了她腿间一下,拉下她的头在她耳边低语:「因为我已经硬

  了。」

  她只能脸红地瞪着身下这个老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小情人,然后继续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