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与受虐

发布:1年前
字数:4073
203次查看

 蒋雪的手脚都被捆绑住了,脚踝处的白色绳子让她的双腿无法分开。我强迫
蒋雪趴在我的大腿上,小腹紧贴我的大腿,她的后背向上,双腿并拢着跪在了地
上。我坐在沙发上,如此抱着趴着的蒋雪,就像是家长要打孩子的屁股一样。

  蒋雪的屁股很有弹性,白色连裤丝袜包裹下,我来回抚摸着蒋雪的臀肉,说
不出的快意。而蒋雪,垂着头,被丝袜堵住的嘴里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呜声,
随着我的爱抚,她也被迫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美臀。我时不时地还要在她的屁股
上拍上几巴掌,疼得蒋雪会大声呜呜呜地呻吟。对我来说,是美妙的音乐。

  玩了蒋雪和于兰后,我的胆子大了不少。在被捆绑的李红和于兰面前,丝毫
没有害羞,继续如同表演般地抚摸着蒋雪的屁股。

  我偷偷地用手指触摸蒋雪的小穴和菊花门,果然,隔着白色丝袜触摸女人的
敏感部位,蒋雪的反应立刻剧烈起来,每当我手指一按,她的双腿都不禁提起来。
我觉得有趣,就用手滑过她的胯部,从她身后抚摸起她的性器来,隔着丝袜摩擦,
也使得蒋雪的身体扭来扭去,双腿也是不停颤抖,在我大腿上来回摩擦,好玩极
了。

  原来玩女人那么有趣。我打开了电视,一边摸蒋雪的美腿美臀,一边看 片。
这是画面里演到了男人让女人趴在床上,然后从身后用背后式,如同狗性交一般,
插入女人的阴户。

  虽然和女友搞过,但都是正常的体位,这里好几个女人,为什么不试试呢?

  说到做到,我把蒋雪放到了地板上,让她趴着,她腿上的绳子也给解开了,
重新在脚踝戴上了黑色皮铐,两个皮铐间连上一根半米长的黑色橡胶棒。这样,
蒋雪只能分开自己的双腿趴着,无法并拢双腿了。我在她的下腹处又垫上了枕头,
让她翘起了自己的美臀。从她身后,我开始用舌头舔起她丝袜包裹的性器。之前
被我摸了半天,白色裤袜裆部早就沾满了淫水,舌头一舔,立刻品尝到了少妇的
蜜汁!

  自己的下体隔着白色连裤丝袜受到我舌头的侵犯,蒋雪的俏臀本能地向上扭
试图躲闪,当然是躲不掉的,屁股顶两下就会落回来,如此来回上下的运动,只
会是让蒋雪的屁股扭来扭去地更好玩。

   你的下面都湿成这样了,是不是很想让我再插进去啊? 我看着 片里的
字幕,学着猥亵的口气说。

  蒋雪只是呜呜呜地呻吟了几声,赤裸的身体无助地扭动着,不知道是同意还
是反对。

  突然,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尿骚味。用手一摸蒋雪的尿眼,不禁笑了: 憋
了很久了吧,怎么让我玩得尿都出来了! 蒋雪趴在地上,费力地把头扭过来,
红着脸冲我 呜呜呜 的呻吟,好像是想上厕所了。显然,她现在憋尿憋得很辛
苦。

  我摆在地上一个盆,对她说: 到了我们这,想尿尿就得按我说的做。这个
就是尿盆,尿到里面就可以了! 蒋雪被我拉起来后,仍然双脚被黑棒分开无法
并拢,叉开了双腿蹲在盆上,一个劲儿的扭屁股,我知道她这是不愿意,何况她
腿上的白色连裤袜也没有脱下来呢!

   你问问她们,不都是当着男人的面尿尿吗,穿着丝袜怎么了,被尿浸湿了
更有味!快点, 分钟内不把尿放出来,可有你好受的! 蒋雪胆子小,昨晚就
是,吓唬两句就任你操了。虽然穿着丝袜尿尿不但不好看,而且湿了的丝袜肯定
难受,又是当着两个被捆绑的女人,蒋雪虽然还是扭着屁股,显得很矜持,在我
的恐吓下,本身憋尿也到了极限。没过半分钟,一股金黄色的尿液从尿眼射了出
来,落进盆里。由于有白色连裤袜的阻隔,尿射出来也喷不远,大都因为裤袜而
变成垂直落到盆里,但是裤袜的裆部却迅速被尿液浸透,不一会,蒋雪穿着的白
色连裤袜,裆部就成了淡黄色。

   憋的够久的了,都这么黄了,味可真大,真骚! 我故意笑着羞辱她。

  蒋雪羞愧的眼泪都下来,闭着眼睛呜呜呜地呻吟起来。

  尿完后,蒋雪的裤袜裆部已经湿透,我也打算玩玩李红和于兰了,遍让蒋雪
躺在地板上,反正手脚还被捆绑着,尤其是双腿因为中间的长棒无法合拢,蒋雪
更是没法自己站起来。让这个裸体的少妇直接躺着,不怕她逃跑,让她趁此机会
好好休息。三个少妇,一个比一个性感,我也发现自己的肉棒不够用了!

  五哥为了玩女人,弄来了不少性爱玩具,尤其是跳蛋和电动阳具,满满一箱。

  我把李红和于兰解开放了下来。站的时间长,万一腿麻了,人一站不住,出
了人命就麻烦了!

  于兰被我抱着,摆出给小孩子把尿的姿势,让她分开双腿坐在我的怀里。于
兰不是第一次这么被玩,自然知道这是给她放尿了!于兰矜持的性格还没有完全
去除,在我的怀里忸怩了半天,还是在我恐吓两句后,才乖乖尿了出来。尿完后,
我把于兰的小腿和大腿用力折,当她的小腿和大腿紧贴在一起后,用黑色的棉绳
将她的脚踝和大腿紧紧捆绑住。这样,于兰的双腿虽然没有捆绑在一起,但是左
右腿的大腿和小腿却被捆成了一体,于兰此时只能跪在地上,屁股坐到了自己的
黑丝玉足上,动弹不得。

  我拿出了五哥新买的电动阳具,这是新款,双头阳具。我将一头插入了蒋雪
的小穴,蒋雪挣扎两下后便只能扭动身体,任由自己的阴道被假阳具充满了。双
头阳具的另一头在蒋雪的阴户外挺立着,当于兰被我抱起来是,她立刻明白自己
的阴户就要被插入另一头了。

  被捆绑的丝袜美腿直都直不起来,于兰哪里能跑掉?我抱着她,将她放到了
蒋雪的身上,阴户对着耸立的假阳具迎了上去。

  呜呜呜呜

  两个女人同时叫了起来!

  于兰还是被迫坐在了蒋雪的下体上,两个女人被同一根假阳具串了起来。蒋
雪躺着无法挣脱,于兰无法站起来,也是挣脱不掉!

  我一开开关,双头阳具的两头都疯狂扭动起来。两个女人,不只是痛苦还是
性奋了,被堵住的小嘴里呜呜呜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声!

  两人都在扭动着身体,丝袜包裹的美腿来回摩擦,却挣脱不掉肆虐的假阳具,
而只能是增加自己的痛苦了,当然,增加的还有性的快感!

  我看着两个女人的媚态,更是欲火中烧,刚刚被放下来的李红,我还没有操
过,现在当然不能便宜她。

  李红是三个女人最听话的一个。反正是离过婚的女人,又不是处女,被我们
玩多了,就主动配合起来,只希望我们玩够了早日放她回家。解开了腿上的束缚
后,李红也不敢多走一步,站在原地等我的命令。

  处理好了于兰,当然也要给李红放尿,看她不由自主地夹紧自己的双腿,我
看出来她的憋尿憋得够呛了。我把李红拉了过来,没有让她蹲下,也没有抱着她,
而是让她分开双腿,穿着高跟鞋的左脚踩在椅子上,站着撒尿。虽然不愿意,李
红也没敢反抗,乖乖地抬起自己高跟鞋包裹的脚,踩到椅子上,尿了起来。

  这种尿法,让尿液倾斜着喷出,使得一些尿液沾在了李红的右大腿黑丝袜上,
黑色的长筒袜上浸透了尿液,尿液便顺着黑丝袜继续往下流。尿完后,李红的右
腿黑色长筒丝袜,在右腿内侧的部分几乎都被浸透了!

  李红很不舒服地站在我面前,我把装满了尿液的盆放到了门外,回来后抱住
李红的嫩白娇躯: 怎么了,不好受?别怕,我又不嫌你身上骚。就你,我还没
操过了,现在我就来试试的性器如何! 李红是三个女人里身材最丰满的,肉感
的美腿富有弹性,也使得她的奶子比正出奶水的于兰还大。李红被我按倒在地上,
她的黑丝袜包裹的双腿直接被我架到了肩头。我亲吻着她的黑丝美腿,肉棒用力
插进了她的小穴。

  李红此时的身体被我几乎折叠起来,自己的膝盖都碰到了自己的乳头,痛得
李红呜呜呜地直叫!我是听着李红的浪叫,反而更加性奋,抱住李红的腰肢,更
加疯狂地抽插起来!

  李红此时一定是让我玩的死去活来!

  呜呜呜呜呜呜

  李红满头大汗,眼泪更是因为身体的酸痛而落了出来,嘴里用力地呻吟。可
我不会理会这些,这些女人是我们弄来的肉货,我们不玩,以后的买主也会变着
花样蹂躏她们。我现在玩的残忍些,算是让这些女人预习了!

  闻到李红的体香,尤其是她脚上高跟鞋皮革的香气,我的性欲无比高涨,学
着当年看的一部恋足的欧美片,把肩头的,李红的右脚扭到了自己的面前。除去
她脚上的红色高跟鞋,丝袜包裹的右脚展现在我的面前,女人的足香和丝袜还有
高跟鞋混合的香气,让我不禁有力嗅起来,更是忍不住去亲吻李红黑丝包裹的嫩
脚。

  我一边亲着李红的右脚,同时还压住了她的双腿,更是不停抽插着李红的肉
穴,可把这个骚货折腾苦了。李红的身体被我玩得,扭曲地极度痛苦,疼得李红
只能是呜呜呜的大叫,身体不住地抽搐扭动。可是,她越是扭动,我越是性奋,
蹂躏地更加残酷!

  李红的身体丰满,却是可爱的小脚。我从脚背亲到脚心,亲够了李红的黑丝
小脚,又开始吮吸起她的可爱脚趾,最后她的脚被我张大嘴含住在口中,牙齿不
断地摩擦她的玉足嫩肉!

  李红只能浪叫,还能做什么呢?

  被电动阳具蹂躏的蒋雪和于兰,看到我如此玩弄李红,也是吓得瑟瑟发抖!

  终于,抽插了上百下后,我紧紧抱住扭曲成一团美肉的李红,肉棒刺入花心
深处,嘴里还咬住了李红的嫩足。李红此时的身体折叠扭曲了极限,再被我一压
迫,更是腰斩般地难过。我清楚就要射精了,不知不觉咬紧了嘴里的丝袜嫩足,
也顾不上李红被我咬的痛不痛了。

  射了!

  我清楚地感受到射精的快感,李红更是因为被压迫到了极限,也痛苦的啜泣
呻吟起来。

  我接着拔出了肉棒,炮弹还有,我把精液再一次射在了李红的脸上!

  李红难道可以舒展自己的裸体,此时的少妇如同死去一般躺在了地板上一动
不动。可突然,李红的娇躯猛烈颤抖抽搐起来,李红的双腿本想用力夹紧,无奈
我还在她的双腿之间,她的双腿架在我的肩头。

  噗嗤!

  我惊异地发现,李红居然潮吹了,射出了大量的阴精!

  我立马用手触摸李红的阴唇,在她的敏感带上来回游走,然后学着电影里的
动作,把手指插进她的阴户,不停挤压她的阴蒂。果然,阴精源源不断,李红如
同射精一般,把自己的阴精不停地从自己的小穴内喷射出来!

  哈哈,太了不起了,我居然让一个高潮的女人潮吹了!

  于兰和蒋雪也是呆立当场,她俩也想不到,我会把一个女人完成那样!